【太阳2】摊破浣溪沙·手卷珠帘上玉钩

③丁香结:丁香的花蕾。此处诗人用以象征愁心。

作者介绍

菡萏:音憾但han、dan、,荷花。
《尔雅·释草》有“荷,芙渠……其华菡萏”。《诗·陈风·泽陂》有“彼泽之陂,有蒲、菡萏”。
永:长,兼指时间或空间。
鸡塞:即鸡鹿塞。古塞名。在今内蒙古磴口西北哈隆格乃峡谷口,乃古时贯通阴山南北之交通要冲。汉时筑城塞于此。后亦泛指西北少数民族地区。

注释 ①珠帘:即真珠。

太阳2 1

菡萏香销翠叶残,西风愁起碧波间。
还与容光共憔悴,不堪看。

④三楚:指南楚、东楚、西楚。三楚地域,说法不一。这里用《汉书·高帝纪》注:江陵为南楚。吴为东楚。彭城为西楚。“三楚暮”,一作“三峡暮”。

参考翻译

译文及注释

太阳2 2

太阳2,译文卷起珍珠做的帘子,挂上帘钩,在高楼上远望的我和从前一样,愁绪依然深锁。风里的落花那么憔悴,谁是它的主人呢?这使我越想越加茫然。信使不曾捎来远方行人的音讯,雨中的丁香花让我想起凝结的忧愁。我回头眺望暮色里的三峡,看江水从天而降,浩荡奔流。

注释①真珠:即珠帘。②青鸟:传说曾为西王母传递消息给武帝。这里指带信的人。云外,指遥远的地方。③丁香结:丁香的花蕾。此处诗人用以象征愁心。④三楚:指南楚、东楚、西楚。三楚地域,说法不一。这里用《汉书·高帝纪》注:江陵为南楚。吴为东楚。彭城为西楚。“三楚暮”,一作“三峡暮”。

本节内容整理自网络,原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青鸟不传云外信,丁香空结雨中愁。
回首绿波春色暮,接天流。
【马令《南唐书》卷二十五《谈谐传》】
王感化善讴歌,声韵悠扬,清振林木,系乐部为“歌板色”。元宗嗣位,宴乐击鞠不辍。尝乘醉命感化奏《水调》词,感化唯歌“南朝天子爱风流”一句,如是者数四。元宗辄悟,覆杯叹曰:“使孙、陈二主得此一句,不当有衔璧之辱也!”感化由是有宠。元宗尝作《浣溪沙》二阕,手写赐感化。后主即位,感化以其词札上之。后主感动,赏赐感化甚优。
【案】
《历代诗馀》卷一百十三引《耆旧续闻》:“金陵妓王感化,善词翰。元宗手写山花子二阕赐之。”(知不足斋本丛书本《耆旧续闻》,未见此条)词同《南唐书》所载:“菡萏香销翠叶残,西风愁起绿波间。还与韶光共憔悴,不堪看。  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笙寒。多少泪珠何限恨,倚栏干。”
“手卷真珠上玉钩,依前春恨锁重楼。风里落花谁是主?思悠悠。  
青鸟不传云外信,丁香空结雨中愁。
回首绿波三峡暮,接天流。”
各选本多从之。
【《苕溪渔隐丛话》前集卷五十九引《雪浪斋日记》】
荊公问山谷:“作小词,曾看李后主词否?”云:“曾看。”荆公云:“何处最好?”山谷以“一江春水向东流”为对。荆公云:“未若‘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笙寒’最好。”
【案】
“细雨”二句为中主词,荆公亦误记,可见唐、五代人词常多相混,殊不足怪耳。
【《人间词话》卷上】南唐中主词:“菡萏香销翠叶残,西风愁起绿波间。”大有“众芳芜秽,美人迟暮”之感。乃古今独赏其“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笙寒”,故知解人正不易得。
青鸟:王母之鸟,借指信使。……
迟暮:黄昏,晚年。屈原《离骚》有“日月忽其不淹兮,春与秋其代序。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淹,时间长。

信使不曾捎来远方行人的音讯,雨中的丁香花让我想起凝结的忧愁。我回头眺望暮色里的三峡,看江水从天而降,浩荡奔流。

参考赏析

细雨梦回清漏永,小楼吹彻玉笙寒。
簌簌泪珠多少恨,倚栏干。
【《唐宋词格律》】例词作
“菡萏香销翠叶残,西风愁起绿波间。
还与韶光共憔悴,不堪看。  
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笙寒。
多少泪珠何限恨,倚栏干。”。

②青鸟:传说曾为西王母传递消息给武帝。这里指带信的人。云外,指遥远的地方。

摊破浣溪沙·手卷真珠上玉钩

8.2

太阳2 3

手卷真珠上玉钩,依前春恨锁重楼。风里落花谁是主?思悠悠。
青鸟不传云外信,丁香空结雨中愁。回首绿波三楚暮,接天流。

手卷珠帘上玉钩,依前春恨锁重楼。
风里落花谁是主?思悠悠。

赏析
卷起珍珠做的帘子,挂上帘钩,在高楼上远望的我和从前一样,愁绪依然深锁。风里的落花那么憔悴,谁是它的主人呢?这使我越想越加茫然。

手卷珠帘上玉钩,依前春恨锁重楼。风里落花谁是主?思悠悠。

青鸟不传云外信,丁香空结雨中愁。回首渌波三峡暮,接天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