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2】金屋藏娇 唐武宗被绝色青楼女推上皇位

每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不平凡的女人,这句话用在唐武宗李炎身上再合适不过了。因为在宦官当家的晚唐时期,发生了很多稀奇古怪的事,甚至连当皇帝都有阴差阳错,将错就错的。这件稀奇古怪的事就发生在当时的颖王李瀍,也就是后来的唐武宗李炎身上。颖王李瀍作为唐文宗的五弟,原本只是一个普通的王爷,与皇位的距离还相差十万八千里。然而,当一个偶然的阴差阳错,出现了一个千载难逢的奇遇的时候,李瀍他最心爱的歌妓出身的妃嫔,却能凭籍自己的胆识,硬是利用这个奇遇,成为把王爷推上皇位的推手,从而阴差阳错地创造了颖王李瀍将错就错当上皇帝的千古奇闻。

唐武宗生于元和九年,最初的名字叫李瀍。27岁之前,他一直兢兢业业做王爷,尽情地四处观光旅游。在一次去邯郸自助游的过程中,他偶然结识了一位王姓歌妓,此女不仅艳惊四座,而且歌舞俱佳,让李瀍喜欢得不得了。李瀍当即决定为她赎身,然后带回自己的王府里金屋藏娇。

唐武宗李炎,生于元和九年,原名李瀍。二十七岁之前,他一直兢兢业业当他的颖王,任凭皇位在父亲穆宗、哥哥敬宗和文宗几个人手里转来转去。而他除了四处尽情地游玩外,另外关注的就是炼丹,优逸的生活让他过着神仙一般的日子。正因为这个原因,无论是没了权的皇帝,还是掌了权的宦官,谁都没有过分地关注他。没人关注,在纷争不断的朝廷,也许是件好事,因为没人盯着你,你的安全系数就大一些。在一次去邯郸自助游的过程中,颖王李瀍偶然结识了一位王姓歌妓,此女虽十三岁,却艳惊四座,不仅能歌善舞,而且聪颖过人,让李瀍喜欢得不得了。唐朝是个婚姻观念相对开放的朝代,王爷娶个歌妓舞女回王府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李瀍当即决定为她赎身,然后带回自己的王府金屋藏娇。

就在他们安享王府生活的时候,大唐帝国的时局却因为立嗣一事而一波三折。当时在位的唐文宗面对太监干政曾想借助大臣的力量加以铲除,但在甘露之变中遭遇了彻底失败。此后,大宦官仇士良、鱼弘志等人完全掌握了唐朝中央大权气。最初,唐文宗想立哥哥敬宗之子晋王李普为嗣,可惜这孩子命薄,于太和二年夭折。无奈之下,唐文宗转而立自己的儿子鲁王李永做了太子。这时正受宠的杨妃却不满意李永,总是找各种机会想废掉,没等她真的动手,李永就已经突然死去。杨妃极力向老公推荐安王李溶。唐文宗这时也在犹豫,宰相李珏这时站出来力劝立唐敬宗第六子、陈王李成美为太子。经过一番较量,宰相最终战胜了皇妃,李成美顺利成为皇储。

就在他们安享王府生活的时候,大唐王朝却因为立嗣之事一波三折。唐文宗是一位勤劳的皇帝,想借助大臣的力量铲除尾大不掉的宦官,但在“甘露之变”中遭遇了彻底失败,大臣被杀一千多人。从此,大宦官仇士良、鱼弘志等人完全掌握了朝中大权。唐文宗要权力没权力,要自由没自由,皇帝当得还不如宦官。就拿册立太子这种关乎王朝未来的事来说,唐文宗都难有所作为。

唐文宗弥留之际,唐文宗密旨宦官枢密使刘弘逸与宰相李珏等奉太子监国。但是另外两个大宦官仇士良、鱼弘志却另有小算盘,如果陈王登基,那么有拥立之功的就是刘弘逸与李珏,他们二人日后就要坐冷板凳。所以二人置文宗的圣旨于不顾,仇士良伪造了文宗的诏令,册立安王李溶为皇太弟,派神策军赴十六王宅迎请安王即位。

最初,唐文宗因为不喜欢自己儿子的母亲,便想立哥哥唐敬宗之子晋王李普为嗣,可惜这孩子命薄,太和二年六月,刚满五岁就夭折了。又拖了几年,无奈之下,唐文宗只好立自己不争气的儿子鲁王李永做了太子。这时,正受宠的杨贤妃却不满意李永,总是找各种机会想废掉他。开成三年九月,唐文宗召见群臣想废掉太子,群臣坚决反对。可是,没过多久,李永突然暴毙,疑似中毒,由于没有证据,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了。杨贤妃这下高兴了,极力向唐文宗推荐安王李溶为皇太弟。文宗也在犹豫,这时宰相李珏提出来:立弟不如立侄,力劝立唐敬宗幼子陈王李成美为皇太子。一番较量后,陈王李成美终于成了皇太子。

当时安王李溶和颖王李瀍都极受哥哥文宗喜欢,而且都住在王爷区——十六王宅。仇士良派出去的神策军是一帮没文化的粗人,一大群人匆匆忙忙来到十六王宅时,却连要迎接哪位亲王都没弄清楚。宫中的仇士良马上派一个信得过的手下追了上去。然而这人是个脑子里明白嘴上讲不明白的大笨蛋,到了王府门口张嘴半天,才傻乎乎地喊出一句“迎接大的!迎接大的”,意思是安王年长于颖王,应该迎接安王李溶。神策军听到后还是一头雾水。

唐文宗由于“甘露之变”后被架空,早已抑郁成疾,再加上儿子的暴亡,更让他一病不起。原计划为李成美举行隆重的册封大典,可因病他已经等不到那一天了。开成五年正月,弥留之际的唐文宗,密旨宦官枢密使刘弘逸与宰相李珏等奉太子监国。但是大宦官仇士良与鱼弘志却另有打算:如果陈王登基,那么拥立之功就是刘弘逸与李珏的,他们二人日后就要坐冷板凳。不如立安王李溶为皇太弟,既拉拢了和杨贤妃的关系,又达到了拥立之功的目的。由是二人置文宗的圣旨于不顾,以太子年幼多病为由,提出更换皇太子。唐文宗想争,却只剩一口气了;宰相李珏反对了半天,因为手里没有兵权,也只能是动动嘴皮子。手握禁军的仇士良兵贵神速,立即伪造了唐文宗的诏令,册立安王李溶为皇太弟,权勾当军国事。并派神策军赴十六王宅迎请安王。

千钧一发之际,颖王在邯郸带回的王美眉突然发飙。她极其镇定地走出王府,来到满脑子浆糊的神策军官兵面前,用自己美丽的歌喉开始了唐朝历史上最成功的一次忽悠:“尔等听着,所谓‘大的’就是颖王殿下李瀍。你们把眼睛睁得大大的给我看清楚了,颖王殿下身材魁伟,连当今皇帝都称他为‘大王’。”

阴差阳错就发生在这个过程中。据《唐阙史》记载,当时安王李溶和颖王李瀍都住在王爷区十六王宅,二王府高大巍峨,府门相邻。当神策军这一帮没文化的粗人,匆匆忙忙来到十六王宅时,却连进哪家门,接哪位王爷都没弄清楚,站在门口争来争去傻了眼。正在宫中的仇士良马上派一个信得过的手下赶去,然而这人也是个糊涂蛋,到了王府门口张嘴半天,才傻乎乎地喊出一句“接大的!接大的!”原来,安王有个小名叫捷达,是快捷到达之意。仇士良这帮人平时无视皇上,更别说王爷了,叫王爷的小名也成了家常便饭。这一次,匆忙中说漏了嘴,说成了“接捷达!”手下人就阴差阳错地听成了“接大的!”。神策军们听到后,还是一头雾水,搞不清该接谁。也难怪,如此匆忙的阴谋行动,对王爷的排行,一时间又如何理得清楚。王府里面的安王和颖王都听到了外边的喧哗。安王虽曾被杨贤妃推荐过当皇太弟,但毕竟没有成功;而颖王从未被人关注过,更别说当皇太弟了。宫墙之内,兄弟争位,风险实在太大了。因此,在没有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前,兄弟俩谁都不敢贸然出门接旨。

看到这帮粗人们有点上钩,王美眉忽悠得更起劲了:“颖王与你们的上司仇公公是生死之交,一起喝过酒。拥立新君可是头等大事,你们可要小心了,出了岔子可是要满门抄斩的!”众人一听,大眼瞪小眼,小眼瞪眯缝眼,不知道眼前这个女人说的是真是假。王美眉毫不含糊,立即转身回府把隐藏在屏风后边的李瀍推到众人面前。果然,李瀍高大魁梧,所言不虚。神策军们被彻底忽悠住了,立马拥李瀍上马,护送至少阳院。看到李瀍,仇士良恨不能拿头撞墙。骂了一通后,也只好将错就错,册立颖王为皇太弟。几天后,唐文宗在众人的期待中,终于驾崩,李瀍即位,是为唐武宗。

就在兄弟俩犹豫的千钧一发之际,颖王从邯郸带回的王美人极其镇定地走出王府,来到稀里糊涂的神策军面前,用自己美妙的女高音喊话了:“尔等听着,所谓‘接大的’就是接颖王殿下李瀍。颖王是老五,安王是老八,当然是老五大了。连当今皇帝都称他为‘五大王’。”看到这帮粗人们有点上钩,王美人忽悠得更起劲了:“颖王与你们的上司仇公公是生死之交,一起喝过酒。拥立新君可是头等大事,你们可要小心了,出了岔子可是要满门抄斩的!”众人一听,觉得有理,只是不知道眼前这个女人说的是真是假。王美人立即转身回府,把躲在屏风后的李瀍推到众人面前。李瀍果然英俊潇洒颇有帝王之相,神策军被彻底镇住了,立即拥颖王李瀍上马,护送至少阳院。看到接来的是颖王而不是安王,仇士良傻眼了,恨不得一头撞在墙上,但生米已经煮成了熟饭,只好哑巴吃黄连。骂了一通后,也只得将错就错,册立颖王为皇太弟。两天后,弥留的唐文宗终于驾崩,李瀍即位,是为唐武宗。

因为有拥立之功,仇士良被唐武宗封为楚国公,鱼弘志被封为韩国公。但将错就错换皇帝这事,始终是一块天大的心病,搅得仇士良寝食难安。为了消除心病,也借此向唐武宗表忠,他奏请武宗处死杨贤妃以及安王与陈王,以绝他人重新拥立之念。其实,这三个人也是唐武宗的心头之患,二人一拍即合,唐武宗立即下诏赐死三人。皇帝和宦官的心病同时都解决了。

王美人是唐武宗登基的最大功臣,千万别以为这是《唐阙史》一类逸史胡编的。其实,就连《新唐书.王贤妃传》也是这样记载的:“开成末,王嗣帝位,妃阴为助画,故进号才人,遂有宠。”什么是“阴为助画”?就是悄悄地“偷天换日”呗!因此,唐武宗一改从他爷爷宪宗皇帝起不立皇后的习惯,想把王美人册立为皇后。可是此举遭到一干大臣的坚决反对,认为王氏出身低贱,不能母仪天下。唐武宗无法,只好封王氏为才人。好在王才人深爱唐武宗,管他才人不才人,直到她以身殉情,仍然还是才人。只是到了唐宣宗继位后,为表彰其节,才赠其为贤妃。可见,门当户对,既使在开放的唐朝,也是要十分讲究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