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史杂谈之八:战斗利器

原标题:法75野战炮:两次大战装备情况(上)

原标题:法75野战炮:两次大战装备情况(中)

图片 1

问题:在火炮发展史有哪些具有里程碑的关键战役?

两次世界大战中的装备 与使用情况

不过,正所谓盛极而衰,凡 尔登战役也是“75小姐”逐渐失宠
的一个转折点——尽管挂着万能火 炮的名头,但作为一支“巨型步
枪”,伴随着步兵进攻的节奏,向 敌人不断喷射大量榴霰弹弹丸才是
这门炮的本份。可惜的是,在马恩 河会战后,英、法联军的反攻也在
德军在埃纳河仓促构筑的堑壕防线
前趋于停止。此后,双方都力图通过“奔向大海”迂回包围对手,结
果是双方都开始大挖堑壕阻击对 手。福尔金汉在9月份接替小毛奇
出任德军总参谋长。此人上任伊始 就命令把堑壕一直挖到北海边,防
备英军在弗兰德地区实施迂回。盟 军则朝着另一个方向,把堑壕挖到
了瑞土边界。比利时人把守北海段 防线,法国防守索姆河至瑞士边
界,中段由英军担纲主力。由此, 横贯西线战场的巨型堑壕体系成
了困扰交战各方4年的噩梦。由于 战局被纵横交错的堑壕、机枪和
铁丝网“僵住”,炮兵很难再有机 会推着火炮跟随步兵的刺刀冲锋陷
阵,“75小姐”能够发挥的作用也 就很有限了。事实上,在残酷现实
面前,交战各方在最短的时间内学 会了自中世纪以来的所有堑壕战经
验,这使得中小口径火炮的战场价 值直线下降。

法国75毫米口径的多功能移动加农炮是一种革命性的设计,在两次世界大战中得到了广泛应用

回答: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前, 这门炮已经存在了17个年头,但直
到这场战争爆发,性能上出其右者 的同类仍未出现。事实上,由于将
这门炮视为“镇军之宝”,当法国 人在1914年8月开始对德国人展开
“复仇之战”时,1897年型75毫米 速射野战炮(以下简称“法75”)
已经成为了法国炮兵的全部——除 了22个连的海岸炮兵外,1 000多
个4门制野战炮兵连的4 100门“法 75”便是法国炮兵的全部了,以至
于我们完全可以将这门炮视为法国 炮兵本身。而随着战争进程的不断
延伸,军方对“法75”野战炮的需 求量更是直线飙升,以至于皮托兵
工厂的那点产能很快变得杯水车 薪,国营的布尔日兵工厂、沙托鲁
兵工厂、圣艾蒂安兵工厂以及私营 的施耐德兵工厂先后加入了生产的
大合唱,在整个战争中,“法75” 的产量因此高达17 500门。与“法
75”装备和生产数量相对应的,自 然是天文数字般的弹药问题。不过
与火炮的生产不同,战争一开始, 大部分75毫米炮弹的生产就委托给
了私人企业——这其中包括汽车业 巨头雪铁龙,对于炮弹生产,他的
组织管理才能得到了极大的发挥, 不仅使炮弹日产量创下5万枚的纪
录,而且由于组织得当,使妇女也 可参与工作,从而让更多的男人可
以抽身参战。

图片 2

译者按:法国75毫米加农炮的推出是普法战争以后法国复仇主义思潮在军械设计领域的体现,是法国爱国主义精神的化身;一个曾经骄傲的民族是不那么轻易认输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就是法国对德国的复仇之战。

图片 3图注:“铜斑蛇”末制导炮弹攻击坦克瞬间

图片 4

随着德国人堑壕体系的不断 完善,“75小姐”只能勉强骚扰壕
沟中德军的好梦,在大多数情况 下,法军发动的强攻只能占领少量
前沿堑壕,而且精疲力尽的进攻者 很快就会被对手强大的预备队赶回
原地,一场毫无意义的屠杀就这样 暂告一段落。而在炮兵对炮兵的炮
战中,“75小姐”更是境况悲惨。 与榴弹炮不同,“75小姐”采用产
生高初速的定装药也许能较好地达 到给定的射程,但是在实际应用时
弹道曲线的形状,特别是在近距离 上可能会过于平伸。换句话说,法
国的“75小姐”本质上是一种直射 的中口径加农炮,所以德军大口径
榴弹炮可以凭借较高的仰角,隐藏 在崚线后方依托地形掩护来射击。
德军榴弹炮发射的炮弹不再是喷洒 出钢珠与破片的榴霰弹,而是整颗
塞满炸药的薄壁榴弹,5毫米厚的 钢制炮盾抵御的再也不是弹片,而
是足以使炮兵七孔流血的剧烈“冲 击爆风”。事实上,只要德国人的
150毫米榴弹炮射击80~100发,就 可以完全歼灭一个法军“法75”
连,这种灾难已经不止一次发生。 这就意味着“75小姐”之所以仍能
在凡尔登战役中“挑起大梁”,实 际上不过是法军一时半会还无法获
得足够多的“重炮”而已,“失 宠”只是时间问题。

一支巴伐利亚步兵团的士兵从战壕中爬出来,悄无声息地穿过一片荒凉的无人地带,向着法军的阵地摸过去。如果德军能够通过突袭方式突破法军的防线并获得立足点,那么他们就能够打破西线僵持的战局。当德国士兵们越来越接近法军的防线时,他们的心中越来越焦虑和恐惧,希望他们在暴露的易受攻击的旷野中不被法国人发现。

土伦战役

土伦之战以及随后拿破仑对欧洲的政府战争,正式宣告了人类战争进入了火炮时代。在这以前,虽然火炮在战争中的地位变得越来越重要,各种技术战术也不断成熟,但在战争中,火炮还只是步兵的附庸,没有真正成为一支战争的主角。拿破仑对炮兵的作战理论做了全新的阐述,提出了“战斗决定于炮火,而不是决定于白刃战”的新观念,认为“制造战争的就是炮兵”,无论是在攻城战还是在野战中,担任主角的都只能是炮兵。

图片 5图注:土伦战役中的拿破仑

不过,仅仅是大量的私人企 业参与还并不能满足前线的需求。
大战爆发的时候,法国陆军炮弹总 库存量还不到500万发,更夸张的
是,如果详细计算法军炮兵主力的 炮弹库存量,每一门炮可发射的弹
数甚至不到1 300发,相较于“法 75”的惊人射速,全法国的75毫米
炮弹可以在2小时内射光。法军只 有这一点点的炮弹库存量,是因为
战前推算每月最高消耗弹药数为10 万发,因此500万发炮弹足够让法
国打4年,但没想到仅仅在1914年 开战后的短短几个月,法军的月平
均耗弹量就达到了90万发。无奈之 下,在1915年3月,法国政府只得
与很多所谓的“承包商”签约,大 量的手工作坊也加入了“法75”的
炮弹生产。然而,在利益的驱使 下,有些奸商开始偷工减料,其结
果造成了弹药的品质严重下降,很 多前线的“法75”在射击时莫名其
妙发生了大量炸膛或是难以抽壳的 事故,以至影响到了火炮本身的声
誉和军队的士气。为了解决这个棘 手的问题,法国陆军派出此时已经
升任上校的德维尔来负责监督弹药 的生产品质。事实证明,德维尔上
校对此很有一手,在弄清造成弹药 质量下滑的主要原因后,德维尔上
校改进了生产流程,并将其整理为 一份半官方的说明文件下发给各个
承包商,这使75毫米弹药质量下滑 的势头总算被抑制住,“法75”又
成为一种倍受士兵信赖的可靠武器 了——“75小姐”的昵称开始响彻 世界。

其实早在1914年10月马恩河 会战尚未完全结束时,法国战争部
部长就第一次公开地承认他们需要 一种更具威力的武器来取代“法
75”。而“75小姐”之所以会在 “凡尔登战役”中被过分吹棒,其
原因不过是由于法国人在凡尔登的 土地上几乎流血至死,但是法兰西
民族精神却因此到达了一个全新的 境界——虽然他们付出了极大的代
价,虽然最后解救法国人的是英国 远征军在索姆河发动攻势,但是法
国上上下下还是认为他们是这场消 耗战最后的胜利者,表现活跃的
“75小姐”也因此受益。不过,在 随后越发令人乏味的堑壕战中,
“法75”的射程和威力都偏小,地 位逐步被射程更远、威力更大的
90、120乃至155毫米重炮所取代。 当然,失宠后的“75小姐”仍在战
场上保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凭借轻 巧灵活的战场机动性和超高射速,
作为“游动炮”在步兵进攻前以榴 霰弹破坏敌人的铁丝网;或是成为
一个浑身充满戾气的“怨妇”,用 芥子气、光气弹拨洒着“不人道”
的毁灭;要不就是被装在“拖拉机 底盘”上,成为“圣·沙蒙”这类
战场怪物的一部分,在引擎的轰鸣 和履带的隆隆作响声中,向敌人猛
烈开火;甚至还被架在特制的炮架 上,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姿态,将榴
霰弹射向空中……总之,第一次世 界大战中的“法75”,是以一种毁
誉掺半的姿态打满全场的,“前半 场志得意满,后半场风光不在,但
仍然保持了足够的活跃”。

当法军的探照灯猛然亮起照射着德军进攻部队的时候,德国人发现他们的希望破灭了。在1英里以外,一个4门1897型75毫米口径火炮组成的法军炮兵连,清晰可见;在战场上直接可视的情况下,法军的火炮可以直接将炮火倾泻到大群冲锋的德军队伍中。炮兵连长下达了每门火炮射击30发炮弹的命令,每个炮组都尽可能迅速地发射他们的炮弹。无人地带马上成为了爆炸的气浪和横飞的弹片的地狱,德国人持续的进攻被瓦解了。当德国人溃退和撤回他们相对安全的堑壕的时候,法军阵地上欢声四起;但是75毫米炮的轰击还没有停止。法军炮兵继续向逃跑的德国人发射了80发炮弹,双方对峙僵持的局面再次恢复了。

旅顺口战役

日俄战争旅顺口战役是火炮发展史上的一个关键战役,这个战役使火炮的攻坚能力得到了淋漓尽致的表现。日俄旅顺口战役重型火炮首次大规模参战使得火力战诞生。这场战役提高了火炮的地位和作用。由于枪弹、堑壕、铁丝网使阵地正面逐渐变得无法加以攻击,所以火炮参战的重要性日益增强,“炮兵征服,步兵占领”成为当时军队的基本作战指导思想。日俄旅顺口战役展开了炮兵火力战之先河。尔后,世界主要军事强国火炮的大量装备和质量的提高,大大增强了其军队的火力打击能力。

图片 6图注:旅顺口战役中,日本陆军二十八厘米榴弹炮正猛烈开火

单就火炮的装备规模和弹药 消耗而言,贯穿整场战争始终“法
75”都扮演了重要角色,然而要客 观评价其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实
际战场价值,却是一件困难异常的 事情,不同的人站在不同的视角,
做出了太多不同的解读。不过,我 们至少可以肯定的是,在马恩河会
战和凡尔登战役中,“法75”发挥 了决定性作用。1914年8月~9月的
马恩河会战,是“法75”第一次也 是最后一次按照战前已经被反复推
敲的战术被投入使用。“日子一天 天过去,对时间的消逝已经麻木,
进攻、防御、反击交替,尸体在堑 壕间如山丘般隆起。”这是描写第
一次世界大战的名著《西线无战 事》中的片段,它再现了吞噬无数
生命的堑壕战景象。然而,在大战 刚启的马恩河战役时,事情还不是
这个样子——最初的战斗仍是运动 战和进攻战,而“法75”正是为这
样的战斗而设计的。

图片 7

1897型火炮的制造

斯大林格勒战役

苏德战争的斯大林格勒战役持续了200天。在整个斯大林格勒战役期间,交战双方的火炮多达上万门和十余种型号。激战中,迫击炮兵、加农炮兵、榴弹炮兵、反坦克炮兵发射的弹药达到300万发以上。弹药种类也由单一的榴弹发展为爆破弹、穿甲弹、发烟弹、燃烧弹、破坏弹、宣传弹、毒气弹等多种炮弹。苏德战争斯大林格勒战役成为火炮形成专业分类的阶段性标志战役。

图片 8图注:斯大林格勒战役中苏军“喀秋莎”火箭炮阵地齐射

图片 9

一战结束后,1897年型75毫 米速射野战炮已经“芳龄”21岁
了,按照军事装备的标准,早已迈 入暮年。但令人吃惊的是,“75小
姐”的“青春”却长得不可思议, 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其轻巧的结
构、适中的口径和超高的射速,带 来所谓的“万能性”。一战结束之
后,“法75”继续作为波兰军队炮 兵主力参加了惨烈的苏波战争。到
1939年9月1日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 时“法75”仍是法国和波兰炮兵部
队的主要装备,其中大部分被作为 反坦克火炮使用。在两次世界大战
之间,法军仍然保有如此数量“法 75”是令人吃惊的,但这其中的原
因却非常复杂。事实上,从1921年 至1930年,法国困窘的财政状态的
确让法军无力采用新型火炮,但法 国军方也鼓动国会拒绝拨款给陆军
采购新型火炮,造成这种怪相最重 要的一个原因是,法军认为给法兰
西带来胜利的是他们的准则,而非 武器。根据上一次大战的经验教
训,法军高层认为他们已经找到了 下一次战争必胜的公式,虽然可能
效果比较“缓慢”,但保证会为法 兰西再次带来胜利。因为这样的因
素,法军高层在已经找到了“必杀 秘技”的情况下对发展新式武器的
兴趣就显得不那么大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法国1897型75毫米加农炮是一种射速快、精确可靠的火炮,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几乎成为协约国方面加农炮的典范。这种火炮是在极端保密的情况下生产的,其设计细节受到法国政府最为戒备森严的保护。75毫米炮的服役期限很长,一直使用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尽管在1890年代坦克还没有出现,75毫米炮的通用性使其足以作为反坦克炮使用。几十年以后,75炮仍然在喷射着怒火,持续地担任着火炮和反坦克炮的角色。

伊拉克战争

在伊拉克战争地面作战中,美军野战炮兵的火力突击行动贯穿全程,再现了炮兵主宰地面战场的景况。美军炮兵的各种榴弹炮、火箭炮、迫击炮和反坦克导弹基本都是在自动化指挥系统支持下参战的。美军地面炮兵的指挥已经从自动化迈向了信息化。战争中,美军地面炮兵部队使用的“阿法兹”野战炮兵战术数据系统,
和“塔克法”战术指挥系统,可直接接收炮位侦察
雷达、自动化气象台、目标定位指示仪以及无人机、校射机等提供的数宇信息,自动完成目标情报处理、火力计划、射击指挥、射击分队状况及弹药统计等任务。其指挥所从接到火力呼叫到向火炮发送射击诸元不超过15秒。而且炮兵的战场信息获取能力也很强,其炮位侦察雷达作用距离达50
千米,使用无人机可达150千米。美军利用这一优势,不仅在第一时间向地面突击部队提供及时的火力支援,而且大多是在伊军还没有发现实施的,即使被发现,也能够通过强大的火力压制,使其根本组织不起有效的火力反击。炮兵的信息化水平成为了决胜的关键。

战争史杂谈之八:战斗利器。回答:

火炮发展的历程中,确实有很多里程碑意义的战役,这里我只说到19世纪,因为后面的,我就知道的比较少了。

1914年9月4日,法军侦察机发 现克鲁格的部队从巴黎东北擦过,
由西向东移动,巴黎城防司令加利 埃尼马上意识到机会来了,“绕开
巴黎的德国人把自己的侧翼送给了 我们”,他决定尽快对德军暴露的
右翼展开侧击。加利埃尼将自己的 部署电告霞飞,并建议在德国第1
集团军必经的巴黎东郊马恩河进行 一次会战。9月5日,克鲁格的德国
第1集团军在向第2集团军靠拢的过 程中遭到法国第6集团军的阻击,
双方发生激烈的交战。就在德国第 1集团军和法国第6集团军打得难解
难分之际,法国第5集团军和英国 远征军的6个师突然于9月6日凌晨
在马恩河北岸发起全线反攻,几万 名法国士兵推着上千门“法75”向
德国人扑来。法军要求其速射炮必 需能够在发现敌人的瞬间——无
论对手是一群步兵还是一个炮阵 地——以最高射速发射3发炮弹去
“窒息”敌人。法军相信这样猛烈 而快速的射击,可以软化任何敌人
的抵抗意志,从而使接续蜂拥而来 的法国步兵可以轻松占领阵地,击
溃敌人。也许这种战术在后来饱受 质疑,但至少在马恩河会战中却实
实在在地收到了效果,后来成为法 国陆军总司令的罗贝尔·尼韦尔将
军也因此一战成名。

责任编辑:

1897型炮的研制始于19世纪后期火炮的军备竞赛时期,爆炸物和冶金技术的进步使得当时能够制造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火力凶猛的火炮,但是有一个问题困扰着设计师们,那就是后坐力。那些足够小巧和轻便便于运输的轮式野战炮,炮筒在每次射击以后差不多都会由于后坐力而从轮子上弹跳起来。这就造成在下一次射击之前,都要把炮筒复位并且再次瞄准。如果这种炮的自重能够吸收后坐力,那么马匹就拉不动这种重量的火炮了。消除后坐力系统被发明出来了,但是没有一种能够能够完全解决这个问题,加农炮在开火时炮筒仍然还在跳跃。

鄱阳湖之战

鄱阳湖之战不仅是中世纪规模最大的水战,也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舰炮作战,从这以后,水战的重点逐渐开始转变为火炮直接的对射,古老的中世纪水战进入了被淘汰的倒计时。

为了这次战争,朱元璋针对陈友谅的巨舰首尾连接、不利进退这一特点,将己方舰船分为20队,每队都配备大小火炮、火铳、火箭、火蒺藜、大小火枪、神机箭和弓弩,下令各队接近敌舰时,先发火器,次用弓弩,靠近敌舰时再用短兵器进行格斗。

战斗中,朱军大将徐达身先士卒,率舰队勇猛冲击,击败陈军前锋,毙敌1500人,缴获巨舰一艘。俞通海乘风发炮,焚毁陈军20余艘舰船,陈军被杀和淹死者甚众。

之后朱元璋利用火攻,一举消灭了陈友谅的大军,成为了东南地区实力最强的军阀。
图片 10

图片 11

1892年,法国炮兵主任查尔斯
马蒂厄将军,获得了一份德国的秘密报告,内容涉及一种使用“长后坐力”原理的革命性的新型火炮。这种武器已经进入了试验阶段,但是试验失败了。但是马蒂厄的好奇心被激起来了,他叫来了在布尔日国家兵工厂的负责人,问他这种设计是否可行。这位负责人回到了他的兵工厂和其他的工程师与军官们商讨了这件事。他们就此事商量了三天,回来之后报告马蒂厄说这种设计根本不可行。马蒂厄很失望但是没有就此放弃。他联系了巴黎郊外皮托的另一家兵工厂,沙蒂永-科茫蒂(
Chatillon-Commentry Gun Foundry)枪炮铸造厂的主任,阿尔贝特
狄坡上校,他把德国炮的图纸拿去研究了三天。当狄坡回来的时候,他对马蒂厄说这种炮确实可以造出来。

君士坦丁堡陷落

公元1453年,土耳其苏丹默罕默德二世带领10几万大军进攻东罗马帝国首都君士坦丁堡,面对君士坦丁堡坚实的城墙,奥斯曼采用了铸造重型攻城大炮的办法来应对。

5月29日,奥斯曼大军的乌尔班巨炮轰开了君士坦丁堡的城墙,土耳其的大军顺利进入了城内,从此,火炮彻底的取代了投石机弩炮等攻城器械的地位,成为了攻城拔寨的首选武器。
图片 12

尼韦尔出生于一个具有长期军 事传统的家庭,他进过索米尔的骑
兵学校,后来又改学炮兵,成绩优 良。大战开始时,尼韦尔的军阶是
中校,在马恩之战期间,他的炮兵 背景得到了用武之地——他命令他
那些极为训练有素的炮兵推着“法 75”与步兵一起穿过被破坏的防线
向前推进,向德军的部队进行近距 离射击……结果在如注的弹雨中,
德国第1、2集团军先后崩溃,德军 战前制定的速胜计划被粉碎,法国
人则保住了巴黎,避免了军事上的 全面崩溃,重新组织起一条新的防
线,使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西线战场 形成胶着态势。而到了1916年的凡
尔登战役,虽然战局早已由最初的 运动战转向泥泞血腥的堑壕战,但
“75小姐”作为一种万能火炮,中 流砥柱的作用却仍然无庸置疑——
从1916年2月21日到9月30日,超过 250个炮兵连的1 000多门“法75”
不分昼夜地以任何方式向德国人倾 泻着怒火,整整1 600万发炮弹被打
了出去,也正是这场战役将“75小 姐”的声望推到了顶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秘密制造的加农炮

格拉沃利讷海战

1588年,西班牙为了报复英国对自己的运输船的掠夺,决定动用无敌舰队远征英国。当时西班牙战舰的主力火炮在舰首,而且多是射石炮等重炮,而英军已经采用较为轻便的蛇炮,并且采用侧弦攻击,不仅可以拥有更大的火力密度,而且火炮射程也要更远。因此在这次海战中,英军凭借风帆战舰的灵活性和火炮射程的优势,成功的击败了无敌舰队。此役之后,欧洲各国舰炮基本统一换成蛇炮,古老的射石炮从此进入了博物馆。
图片 13

责任编辑:

这种加农炮是在极端保密的情况下研制的。所有的通信都是保密的,甚至连狄坡每周给马蒂厄提交的报告也是如此。没有签订合同,甚至马蒂厄也没有寻求获得上级的批准。通常被用于购买巴黎周围土地的基金被“挪用”给了这个项目,这个项目最终耗资3亿法郎。狄坡的说明书中说这种武器的规格是75毫米口径,但是这种新式武器的核心却是反后坐力系统。在这种大炮的炮管下面是一根支架,上面有两个液压缸;上缸内装有液压油,下缸内装有压缩气体;连接两个气缸的端口和浮动活塞使气体和液体保持分离。当火炮开火时,液体通过端口被压入第二个气缸,压缩里面的空气直到后坐力的能量耗尽;此时气体推动浮动活塞,迫使液体返回第一个气缸。这种“反后坐力”把炮筒推回射击位置,为下一次射击做好准备。该系统运转地如此顺利,以至于在射击后火炮基本上保持在原地不再跳动,消除了在再次射击前重新瞄准的必要性,这大大提高了开火的速度。

马里南诺之战

1515年,法军和瑞士军在马里南诺发生了一场决定了日后炮兵陆战地位的战争。在此次战争中,法军以野战炮阵地成功击垮了瑞士不可一世的长矛方阵。野战陆军火炮成为了陆战中不可缺少的一换。
图片 14

尽管法国人正试图设计一种全新的加农炮,但是他们毫不犹豫地采用了其他种类火炮的可用的特点。加农炮的后膛组件是诺登费尔特式的,当凹槽转至膛室开口时,可以退壳装弹;当凹槽转开后就形成闭锁。这种设计简单而可靠,其他火炮的细节也得到了调整。十年前,另一名法国军官设计了一种有很多新的细节的57毫米炮。这些细节包括一个单独的瞄准装置,并不装配在炮筒上;这种设计能够使瞄准具独立于炮筒移动。他还使用了瞄准仪的概念,瞄准仪是一种固定的望远镜,用于直瞄射击。另外,新式的加农炮还增加了炮盾,用以保护炮组成员的安全;而且还为炮手增加了座位。炮手的座椅只有在这种新式火炮后坐力被反后坐力装置充分抵消不会发生炮筒跳动的时候才能采用。否则,炮手在炮筒跳动的时候会被甩出去。

布列敦费尔德之战

这是发生在三十年战争中的一场至关重要的战役,参战双方为瑞典和天主教联盟军。此次战役中,瑞军的炮兵已经独立成军,并且火炮数量和种类众多,凭借9磅炮和4磅炮的优势,瑞军一次又一次的撕开了西班牙方阵的口子,还击退了神罗骑兵的冲击。因为炮兵独立成军后指挥方便,因此使用4磅炮的炮兵队在古斯塔夫二世的指挥下不断变化阵型,击退了来自右翼的威胁,为赢得战争做了铺垫。

此役后,炮兵成为了陆军战场上可以决定胜负的重要一环。而且轻便的陆军加农炮,也取代了笨重的中世纪长管炮。
图片 15

即使75炮已经投入法军的现役,但这种炮仍然被保密。想要模仿火炮设计的人对浮动活塞特别感兴趣,因为它是密封的,可以防止液体和气体混合。这是一个如此重要的细节,以至于法国炮兵军官都被禁止了解它。实际上,当活塞被从炮身上拆卸下来的时候,就是这些军官也不被允许看到活塞的本身结构。为了保守75炮内部结构的秘密出台了各种各样的内部条例。只有特定的炮兵修理维护人员才能执行修理维护任务,他们在工作时也要有军官在场监督。法国的科学期刊也知趣地不刊登任何关于反后坐力系统的文章。

旷日持久的七年战争

1756年,普鲁士同法、奥、俄展开了欧洲霸权的争夺战,其中普鲁士国王腓特烈二世增添的普军的炮营编制,并且购进了70门10磅榴弹炮,还开创了骑炮营编制,使得炮兵凭借轻型火炮可以迅速配合骑兵作战,一最大限度发挥骑兵的机动性优势。

在七年战争中的罗斯巴赫之战和罗伊藤之战中,普军凭借骑炮营的高机动性和整体火炮火力的优势,成功的赢得了战争初期优势,缴获了大量的法奥军备。

这次战争之后,陆战火炮的范轻化和机动性成了火炮改革的大方向。
图片 16

奇妙的火力突袭

土轮战役以及拿破仑战争

土轮战争不但成就了拿破仑在法军中的地位,还确定了炮兵从此成为陆军战场的主角。

在之后的拿破仑战争中,军事天才拿破仑用实际行动证明了决定战争胜利的关键不再是白刃战,而是谁的火炮优势更强。在第三次反法联盟和拿破仑于汉诺威和意大利对战之际,法军以286门火炮急行军600公里,突然出现在奥军乌尔姆阵地附近,然后凭借火力优势,直接击溃奥军。整个战争过程,法军共伤亡1500多人,而奥军阵亡5万多人。随后法军占领维也纳,完成了此次会战的目的。
图片 17

图片 18

普法战争

普法战争中,法军早已不再是当年拿破仑时代的火炮强国了。相比之下,新崛起的德意志第二帝国就要更在乎火炮技术的革新了。在会战中,普军以射程为3500米的后装线膛炮,炮弹是开花弹,而法军依然是最大有效射程2800米的前装加农炮为主,所以在战斗开始后,法军的火炮够不到德军,而德军却可以大面积火力覆盖法军的炮兵阵地。

此役之后,传统的前膛火炮正式退出人类战争,后装炮和退管火炮的时代到来了。
图片 19

回答:

题主所问涉及范畴很大,小编姑且拣选较有代表性的几场战役、战争简单聊两句。

英法百年战争

战争前期,英军长弓手给法国重甲骑士以沉重打击(1364年克雷西战役),英军及其盟友的炮兵(发射石弹)也在一系列围城战中发挥了一定作用。而战争后期转入反攻的法军已经拥有当时欧洲最先进的火炮技术与最强大的炮兵部队,动辄就能出动多达300门火炮投入战斗,1年时间就连续攻克英军100多座坚固设防的城堡和要塞。

图片 20

在1453年的卡斯提隆战役中,法军凭借猛烈炮火与密集的火绳枪攒射,打得英军血肉横飞,后者引以为傲的长弓手在法军火炮面前几无还手之力,此役法军以伤亡仅100人的微小代价歼灭英军达4000之众,一雪前耻。

可以说,百年战争显著地促进了欧洲火器(从火炮到火枪)的发展,法国陆军的炮兵优势由此一直延续到拿破仑时代。

图片 21

歼灭西班牙“无敌舰队”

英国为击败西班牙的重型战舰,将速度快、机动灵活的私掠船改造为战舰,并为其配备可发射4至8千克圆形弹丸的中远程火炮,不仅命中率高而且射程较远(可超过2000米)。此役标志着以舰炮对轰方式的新型海军战术时代已经到来,而旧式的跳帮接舷战逐渐被淘汰,西方列强海军都开始朝着“大舰巨炮”的方向发展。

图片 22

主要是参战的瑞典国王古斯塔夫二世创建的新型炮兵体制与火炮技术的影响最为重大和深远。古斯塔夫将炮兵由临时征募的雇佣军变成了一支正规化的常备兵种,并着力通过口径标准化、减轻重量等方式提升火炮性能(特别是强调机动灵活),同时他在训练和战术上加强步、骑、炮3大兵种的协同配合,由此形成了一整套新型军事理论,其核心思想(线式机动作战)被一直沿用到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

图片 23

拿破仑对于火炮的贡献主要在于战术层面,是他创造性地将炮兵用于巷战(平叛),后来他又将开创了“大炮群战术”——每次战役集中数十乃至几百门火炮猛轰一处敌方目标(部队集结地或某个战术要点),力图以短促、猛烈的炮火将对手一举击溃。比如在1805年奥斯特里茨战役中,部署在普拉岑高地的法军炮兵就集中火力猛轰山下的冰湖并将冰面击碎,导致正在湖面逃命的数千敌军葬身湖底。

此役,德军装备有克虏伯兵工厂制造的钢管线膛炮,有效射程可达3.5公里。而法军仍在使用青铜制造的前装炮,射程、发射速率都赶不上对手,结果被虐惨。战后克虏伯钢炮一举成名,采用高质量钢材制造火炮也由此蔚然成风。

图片 24

首先是旅顺要塞争夺战。当时为了有效反制日军的堑壕战,沙俄炮兵大尉尼古拉耶维奇将47毫米海军臼炮改装成世界上第一门现代意义的迫击炮,实现了火炮技战术上的一大飞跃——从此步兵也有了可靠的支援武器,因其弹道弯曲、操作简便,能有效杀伤躲在遮蔽物后方的敌人。

其次是日俄对马海战,是20世纪第一次“大舰巨炮”的交锋与较量,这次海战证明了大口径舰炮的精确性与毁伤威力,进一步推动了舰炮朝着更大口径发展。

图片 25

第一次世界大战

主要是陆上巨型火炮得到了较大发展,比如大贝尔塔攻城炮、巴黎大炮等,为二战多拉巨炮以及上世纪80年代“布尔大炮“的出现开创了道路。同时,用火炮发射毒气弹也促进了炮弹技术的进步。

图片 26

二战

最大的亮点是喀秋莎多管火箭炮诞生并被广泛应用于战场。同时,机关炮开始被作为防空、地面压制火力支援武器投入战场。

图片 27

半岛战争和越战

这2场战争都让世界军事强国认识到了机载航炮的重要性,同时促进了武装直升机(还包括AC-130炮艇机)的技战术发展。

图片 28

至于制导炮弹和电磁炮的发展,目前尚无确切证据表明有实战纪录或取得了重大技术突破,此不赘述。

回答:

:日俄战争|9O4年至19O5年的日俄战争在大口径火炮的应用方面,具有里程碑方面的实践,俄罗斯利用:赂卖国贼李鸿章签定东清铁路,占领了从满洲里到绥芬河广大地域。又利用八国联军进攻北京,:出兵十万侵犯东北全境,事变后赖在东北,气坏了甲午侵犯辽东半岛又被赶走的日本,双方大打出手。先是日本联合舰队零肆年二月八日夜袭旅顺击穿三条俄军主力舰装甲,天明联合舰队主力围殴旅顺港区,但沙俄黄金山白狼山的炮台可不是吃素的。沙俄花费了八百多万卢布精心构筑了一堆高配炮垒,首次刚正面,就给了东乡的联合舰队一个下马威:黄金山的电岩炮台十寸炮两炮击穿了旗舰三笠的上甲板和主桅。把日军军旗马上当鱼网兜用了。但日舰的12英寸主炮也击中了俄战列舰胜利号战舰上甲板。战至中午,馒头山炮台的1O寸炮又击中日舰富士号,击穿几层甲板后造成十余日军官兵死亡另一个6英寸炮弹击毁了无线电桅杆,。以后联合舰队同俄军舰队与炮垒发动了一场伟大炮兵史诗般的对决,但双方战果都扩大多少,联合舰队要不是靠头夜晚的偷袭搞掂俄军三条主力舰,〈鱼雷攻击〉还是形不成对俄军的优势。(待继)

1918年9月,一个美军炮组在圣米歇尔发射75毫米口径的炮弹。他们身后是一大推弹壳和炮弹包装筒。这表

最终,所有的努力得到了回报。1897型火炮为火炮的性能设定了一个全新的标准。训练有素的炮手,每分钟发射30发炮弹是可能的。这需要大量的练习和装弹过程中的精准度,因为火炮几乎不可能以每两秒一发的速度完成反冲运动。即使如此,一个经过良好训练的75炮炮组也可以在不碰到多少麻烦的情况下每分钟发射10-20发炮弹。据说,反冲系统非常有效,人们曾经在炮车的轮子上放了一杯水,在火炮开火时水居然都没有溅出来。这种炮,包括炮车,总体重量刚刚超过2650磅,炮管长8英尺,3英寸口径;33倍径,射程超过4英里。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协约国的敌人们不得不穿越75炮制造的地狱般的炮火,西线的战斗证明75炮的炮火既有效又致命。1914年战争爆发时,法国的军器库中有4000门75炮,战争期间还会生产数千门。

战争中获得的名声

随着战争的进行,德国人开始对75炮推崇有加,即使是平民也对75炮的威力心存畏惧。一名法国老百姓回忆起在法国米尔豪森附近一次75炮炮组的战斗行动:他在一处墓地附近的高地上看到驻扎了一支德军炮兵连,他们把马匹和运输车都停放在了旁边的洼地上。当时这个老百姓看到:一支法军75炮炮组向德国人开了火:“摧毁了所有的弹药和炸死了大部分德国炮兵;倾泻的炮火炸得运输车粉碎,大部分马匹也被炸死了。”

当美军在1917年参战时,包括火炮在内的各种军事装备都严重短缺。美国的兵工厂虽然加紧生产,但是远远不能满足派驻海外的美军的需要。幸运地是,法国方面却能够为自己和新到的美军提供足够的75炮及其弹药与作战训练。美国人立刻喜欢上了他们的新式大炮。法军把75炮称为“soixante-quinze”,按照美国人的叫法,被称作“saucy
can”,美国远征军的大兵们发现75炮射击精确而且操作可靠。美国人也采用了法军的炮兵连的编制,将4门炮编成一个炮兵连而不是6门,因为75炮的高射速意味着4门炮的75炮炮兵连能够和由6门炮组成的炮兵连拥有同样的火力。1917年10月23日,当美军的第一个75炮炮兵连投入战斗时,美国远征军已经拥有了270门1897型75炮,至少能够装备64个炮兵连。

这些炮很快就得到了很好的使用。在圣米歇尔攻势中,美军炮兵在仅仅4个小时以内就发射了100万发炮弹。美军的3000门火炮中有一半都是75炮,75炮发射的炮弹占到了发射总量的三分之二。到战争结束时,美军使用75炮总共发射了600万发炮弹,大多数被用于支持进攻而发起的弹幕射击或者是阻截敌人的攻势。

战争的需要也引起了75炮的一些有趣或者非常规的使用。一个美军炮兵营曾经独特地使用75炮,利用75炮的高射速让德军误以为是整个炮兵连都在行动。75炮的操作需要一个熟练的炮组,在75炮完全发泄它的后坐力时打开它的后膛,然后在火炮返回射击位置之前,将新的一发炮弹装进炮膛以内。这样熟练操作的话可以在6秒钟之内向目标发射4发炮弹,这就相当于一个炮兵连的一次齐射的发射量。75炮的炮组可以方便地转移,75炮经常被拖在卡车后面,也经常使用马匹拖曳。这样75炮的机动性就大大增加,可以起到不同的炮兵连从不同地点发射的效果。

美军的第42步兵师的第149野战炮营的第F连,想出了被称作“海盗炮”的打法。75炮被用来支援最前线的进攻作战,作为直接的火力攻击利器使用。在进攻的前一晚,用马匹拖曳的75炮被拉到尽可能靠近战壕的地方,然后由炮组和步兵们把炮拉到射击的位置,小心地隐藏起来不让德军看到。当弹幕射击开始的时候,这些炮保持沉默,没有参与最初的炮击。当美军的步兵从战壕里跳出来向前冲锋时,他们立即遭到了德军机枪火力的猛烈扫射。就在这时候75炮的炮口开始调高,它们要爆发了。在开阔的视野中,美军选择了最近的德军的机枪阵地开火,最近的距离只有几百码。德军的机枪阵地被打哑了之后,美军炮组继续向下一个目标推进。大多数德军的机枪巢都是第一个回合就被摧毁了,很快,方圆1000码距离内的德军机枪巢都哑巴了。

随着德军机枪阵地的丢失,德军被迫撤退而美军的进攻获得了成功。当夜幕降临以后,美军炮组继续向前推进,这次的目标是德军占领的农舍。这里的德军工事阻碍了美军的进攻,所以“海盗炮”炮组被召唤过去消灭它。到天亮的时候,美军炮兵向着农舍持续地射击,直到这里被夷为平地。75炮的辅助进攻被认为是十分成功的,美军的伤亡比往常少得多。

图片 29

一幅罕见的描绘移动75炮的艺术画作,20世纪初,法军在八国联军侵华和摩洛哥的战斗中都使用了快射速的加

1897型炮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

战后,尽管法军试图通过设计出新型的火炮来取代1897型火炮,但是它仍然在军中服役。在美军中,威斯特维尔特委员会推荐了一种新的75毫米加农炮,这种加农炮最后研制成功,被称为M-1
包榴弹炮。但在20世纪20年代和30年代斯巴达式的财政氛围中,这种新武器仍处于试验阶段。同时,1897型继续使用,因为仍有大量的成品可立即使用或者在库存当中。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当中,75炮再次愤怒地开火。法军中仍然装备着大量的75炮,在法国崩溃以后,德国人缴获了很多75炮,在迪耶普的战斗中德军就使用了一个连的75炮向加拿大人射击。在美军当中,虽然新式火炮已经投入使用,但是75炮也仍然在用。在专门的坦克歼击车被研制出来之前,一个应急方案中,将75炮装在M-3半履带车辆底盘上作为自行反坦克炮使用;75炮发射的M-61穿甲弹能够在1000码以外穿透3英寸厚的装甲,这种效果在战争初期是十分厉害的。按照这种设计方案制造出的自行炮在珍珠港事件之前几天被投入使用,有些车辆被运送到了菲律宾。在那里,它们被作为火炮和坦克歼击车在初次的战斗中发挥了良好的效果。一些被日军缴获在美国人重新夺回菲律宾之前被日本人使用—这些就是战争后期使用的75炮。

图片 30

美军黑人士兵操作的M-3自行炮

75炮的下一次现身是在1942年年末-1943年年初的北非战役期间,1943年3月,第601坦克歼击营在盖塔尔附近的战斗中使用了它。他们摧毁了30辆德军坦克,同时
M-3s也损失了21辆。总的来说,M-3被认为是不成功的,因为它经常被用于直接支援步兵的进攻,而它的单薄的装甲太不堪一击了。一些M-3很快就退出了前线,被送给了英国陆军。在战争的剩余时间里,M-3被英国人作为坦克中队中指挥坦克率领的自行火炮使用。

在太平洋地区的战斗中,美国海军陆战队使用75炮获得了良好的效果。他们将75炮作为反坦克炮使用,它们对付日军的单薄装甲的坦克十分有效;他们被用于直接的火力支援,高效地摧毁了日军的地堡和固定炮台;但是75自行炮的装甲也太薄,而且是敞篷,使它们经常暴露在敌人的火力打击之下。在太平洋战争后期,M-3被M-7
105毫米自行火炮取代。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尽管有些75炮还在第三世界的军队中服役,但它们很快从大多数欧洲军队中退役了。在1897型炮长期的服役期限中,在二十世纪最大的两次大战中都见到了它的身影。当其刚被推出之时,75炮代表着火炮技术的巨大飞跃,预示着一个高射速、巨大杀伤力加农炮时代的到来。到1945年,新型火炮的出现让75炮黯然失色,但75炮仍然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协约国最经典的武器代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