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2】85岁的他修复文物60年,从少年到顶级专家,用一生诉说守护!

原标题:85岁的他修复文物60年,从少年到顶级专家,用一生诉说守护!

太阳2 1

太阳2 2

太阳2 3

《东邪西毒》,

《东邪西毒》,

8月上旬,甘肃敦煌室外的气温高达30多度,敦煌研究院“高龄”修复师李云鹤推开窟门,走进洞窟。
杨艳敏 摄

李云鹤在修复文物 资料图片

大漠孤烟,黄沙遍地的天下,

大漠孤烟,黄沙遍地的天下,

兰州9月7日电 (闫姣 冯志军
高莹)耄耋之年,正是大多数老年人“承绕膝之欢,享天伦之乐”的时候,而敦煌研究院85岁的文物修复师李云鹤却长年奔波于全国各地,为“受伤”的文物做“微创手术”。在李云鹤看来,文物比生命还要重要。

以心为笔,以血为墨,六十二载潜心修复,八十六岁耕耘不歇。被誉为“壁画医生”的他,六十多年中,修复的壁画达4000余平方米,并开拓出“空间平移”“整体揭取”“挂壁画”等众多国内首创的壁画修复技法。

王家卫用一坛醉生梦死讲了江湖;

王家卫用一坛醉生梦死论证了江湖;

太阳2 4图为85岁的李云鹤打开灯,戴着老花镜开始修复工作。
杨艳敏 摄

万里敦煌道,度迹迷沙远。在那片被三危山、鸣沙山怀抱在宕泉河谷地带的小小绿洲上,敦煌莫高窟与她的守望者们,相互召唤,彼此守候。86岁的李云鹤是那群守望者之一,他一守就是60多年。

敦煌石窟,

敦煌石窟,

中午时分,脚踩藏蓝色运动鞋,头戴米白色遮阳帽的李云鹤,步履蹒跚地穿梭在敦煌莫高窟“姊妹窟”榆林窟里。连上十几级台阶,沿着一条遍地砂石和尘土的“羊肠小道”上坡,弯腰穿过一个“石拱门”,李云鹤掏出钥匙打开锁,推开门的刹那,一股寒意迎面袭来。

日前,由中华全国总工会、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共同举办的2018年度“大国工匠年度人物”评选结果揭晓。被誉为“壁画医生”的敦煌研究院著名文物修复师李云鹤,成为甘肃省唯一的入选者。

长河落日,辽阔苍凉的世界,

长河落日,辽阔苍凉的大漠,

尽管八月敦煌的室外温依然炎热,但洞窟内的温度很低,即使夏天,李云鹤也要穿着厚实的夹克。步入窟内,李云鹤穿过甬道,径直爬上了一个为方便修复壁画而搭建的临时木梯。木梯共七阶,每踩一步都会发出“咯吱”的响声,木梯上的窟顶和侧壁壁画正等着他来“抢救”。

1956年,为响应国家建设大西北的号召,正读高二的李云鹤从山东出发,踏上了西去新疆的漫漫征程。因中途探望在敦煌工作的舅舅,李云鹤在当地逗留了几日,未承想,这一留,竟是一辈子。

李云鹤用一生不离不弃说了守护。

李云鹤用一生不离不弃言明了守护。

跟往常一样,李云鹤戴上老花镜,打开照明灯,从工具箱中拿出工具,坐在木板凳上开始工作。先除尘,再用装着蒸馏水的“修复注射器”将壁画起甲的地方浸湿。“往出挤水时,力量不易过大,否则水会下渗,对壁画形成‘二次伤害’”。工作状态的李云鹤神情专注,眼睛丝毫不敢离开壁画。

时任敦煌文物研究所所长的常书鸿,一眼就相中了眼前这位“大高个”,邀请李云鹤留下来。

太阳2 5

这位86岁的老人,

太阳2 6洞窟内很冷,李云鹤在夏天也穿着长袖衬衣和厚实的夹克。
杨艳敏 摄

大漠深处的莫高窟,荒凉满目,草木难生,许多人受不了寂苦黯然离开。可李云鹤有自己的想法,他的心就像宕泉河里的一粒沙,安静地沉到最底部,决定拥抱所有的充盈与贫瘠。

▲图片来源:敦煌莫高窟网

修复文物60余年,

李云鹤小心翼翼地将细细的针头送入开裂仅几毫米的壁画缝隙,每个裂口,他要重复注射三次,这样才能让墙皮变“软”,便于轻压回原型。窟内很安静,能听到从注射器里出来的风吹在壁画上的“嗖嗖”声。李云鹤有条不紊地灌胶、滚压、回贴,起甲的壁画在他手下“恢复如初”。

在夹杂着沙尘的凛冽寒风中,李云鹤从打扫洞窟卫生做起。即使三九寒冬,这个拉着牛车一趟趟来回清理积沙的山东小伙也经常满头大汗。三个月后,李云鹤成为当年全所唯一公投转正的新人。

这位85岁的老人,

经手彩塑500余身,

“干这份工作要耐心,要‘慢工出细活’。”望着壁画上的残留的修复渗痕,李云鹤叹息道:“年轻学生修复时有些急躁、粗心”。视壁画保护如生命的李云鹤还记得在1992年,当时年近六旬的他为保护一小块壁画,从几米高的梯子上重重摔下,倒地的那一刻发现一小帧壁画毫发无损,“文物比我的生命更重要啊”。

转正第二天,常书鸿把李云鹤叫到办公室:“小李,我要安排你做壁画彩塑的保护工作。虽然你不会,但目前咱们国家也没有会的,你愿不愿意干?”

修复文物60余年,

壁画4000平方米。

李云鹤60多年对文物保护的坚守,只因与莫高窟的一次“邂逅”。他说,上世纪50年代中期,他和同学从老家山东潍坊出发去“支援新疆建设”途中,在敦煌停留去看望莫高窟工作的舅舅时,被时任敦煌文物研究所所长常书鸿先生(后为敦煌研究院首任院长)挽留,并交予一份“以前国内无人干过”的工作。

“我什么都不会,我什么都愿意学着干!”李云鹤高声回答。

经手彩塑500余身,

在他“化腐朽为神奇”的双手间,

从为莫高窟除尘开始,李云鹤与文物“结缘”。锻炼了三个月后,吃苦能干、胆大心细的李云鹤被常书鸿叫到办公室,并交给他一把钥匙,开启了为文物“疗伤”的工作。

1957年,捷克专家戈尔到敦煌474窟做修复实验,李云鹤得知消息,主动请缨做戈尔的助手。他步步紧跟戈尔,仔细留意他操作的每一个细节。然而,戈尔修复壁画所用的技艺和材料始终对中国人保密。

壁画4000平方米。

时间的指针被再次调慢。

1962年初,李云鹤踏进莫高窟161窟,推门进去的瞬间,“病害”缠身的壁画像雪片一样“哗啦啦”地往下脱落,“扎得人心里疼!”李云鹤回忆道,看到这番景象,以及东倒西歪的塑像,他希望自己能将文物保护修复好。

“偷师艺”未成,李云鹤暗下决心:“为了中华文物,自力更生!”

把敦煌研究院的彩塑和壁画

“医生有听诊器,我给壁画‘治病’总得有个工具吧?什么都没有”。当时国内文物修复人才亟缺,且处于“从河坝抽取饮用水”“进城得坐马车”的艰苦条件下,李云鹤只能摸索自制修复工具。从绘画毛笔到医用注射器,再到尾部绑了气球的特殊滴胶器,从未接触过这一行的李云鹤,开始“挖空心思”研究修复方法。

资金匮乏,材料紧缺,李云鹤和同事决定就地取材。他们去窟区树丛寻找死红柳木做骨架,将宕泉河的淤泥晒干,加水和成“敦煌泥巴”。

修复技术提升到全国第一。

很难想象,李云鹤来到敦煌莫高窟的第一份工作竟是扫地。

1963年夏天,正在161窟修复壁画的李云鹤亲眼看到130窟的北壁塌了约两平方米的壁画。顾不上为开凿于盛唐时期,有极高价值的文物悲痛,李云鹤在仔细思考研究过后,和工人师傅在20多米高的壁面上,手拎铁锤和钢钎打埋铆钎。

怎样才能有效控制胶量?李云鹤将戈尔修复壁画用过的注射器随身携带,没事儿就琢磨。有一天,看到同事的孩子捏着血压计上的打气囊玩,他突然茅塞顿开,用糖果换来了小孩手里的气球,并安装在注射器上。他欣喜地发现修复剂可以酌量控制了。困扰他们许久的胶水外渗难题,在不经意间求得了正解。

太阳2 7

1956年,23岁的李云鹤响应国家支援边疆建设的号召,来到了敦煌。

太阳2 8图为李云鹤拿着改良后的医用注射器将蒸馏水注入壁画“细如发丝”的缝隙。
杨艳敏 摄

李云鹤还找来布料细腻、吸水性强的白纺绸做按压辅助材料。他不断研究摸索,将自主合成的修复材料放炉子上烤,在外面吹晒。洞窟里没有灯光,他就用镜子将阳光“引进”进洞窟,再“借光”修复壁画。时至今日,经李云鹤用“土办法”改良过的修复工具,依然是敦煌文物保护界的“王牌兵器”。

▲图片来源:中国新闻网微博

太阳2 9

“两个人一天只能打3个眼”,再用水泥和砂浆把12毫米粗的钢筋埋入壁面25厘米深处,然后用螺帽拧紧、固定。最终,李云鹤通过自创“铆固法”在壁面上嵌插300多根钢筋铆杆而保护修复了空鼓壁画。此外,李云鹤还先后开创了“注射法”“迁壁画”“挂壁画”等修复方法。

为将文物复原工作做精做透,李云鹤跟着敦煌的“活字典”史苇湘学线描临摹,跟文研所第一位雕塑家孙继元学塑像雕刻。学了就要用,用中反复学。秉承如此朴实的信念,李云鹤迎来了人生中的第一个修复任务。

李云鹤23岁时路经敦煌,

高中毕业的他找工作时,偶遇敦煌研究院院长:常书鸿。

除了这些,李云鹤还醉心于研究文物的构成和病害原因。起甲、疱疹、龟裂、酥碱….。。李云鹤早已对这些“病理”熟谙于心。除尘、灌胶、滚压、回贴,再到后来的整体分层揭取、搬迁复原,以及从修复糟朽、断裂、倾倒塑像,到复原大型塑像……经过60余载的磨练,李云鹤的修复技巧也越来越纯熟。

1961年,161窟墙皮严重起甲,一旦空气流动,窟顶和四壁上的壁画就纷纷往下落。常书鸿对李云鹤说:“161窟倘若再不抢救,就会全部脱落。你试试看,死马当成活马医吧……”

偶遇敦煌研究院院长:常书鸿。

在试用期3个月中,李云鹤乐呵呵地接受了扫洞窟的工作。想想真是奇怪,我在老家时胆子特别小,一个人不敢走夜路,但到那些黑黑的洞子里去清扫沙子,一点也不害怕。

修复手艺已遍布十二个城市的李云鹤现在只要看一眼“病害”文物就能“对症下药”,但令李云鹤备感煎熬的是,如何使修复技术再精进一步,做到“修旧如旧”而非看起来‘像修过一样’?李云鹤对待文物早已超过了工作,更像是一种热爱、责任和精神。

“我要救好它!”已将文物挚情融入骨子里的李云鹤钻进洞窟,废寝忘食,孜孜求索。

那个为了石窟放弃荣华富贵的人,

李云鹤把凡是能爬上去的洞窟都清扫了一遍。正值夏季,他身上的衣服每天都湿了个透。

谈及文物修复师需要具备何种精神时,李云鹤坦言,多年的工作经验让他觉得吃苦精神很重要,也就是“莫高”精神,对文物要有“敬畏心”。有一次,一个学生将掉到手指上的一片米粒大小的起甲壁画直接弹出去扔了。李云鹤看见后,顿时大怒,“要是对文物连起码的尊重和敬畏都没有,就不配待在敦煌!”

吸耳球、软毛刷、硬毛刷、特制黏结剂、镜头纸、木刀、棉花球、胶滚、喷壶……李云鹤把所有能找到的工具反复琢磨。表面除尘、二次除尘、粘接滴注、三次注射、柔和垫付、均匀衬平、四处受力、二次滚压、分散喷洒、重复滚压、再次筛查……喜欢跟自己较劲的李云鹤,硬是凭着自己的努力摸索出了一整套完善的修复工艺!

劝他留下来。

结束的时候常书鸿问他:你愿意负责文物保护吗?

太阳2,敦煌壁画包括莫高窟、西千佛洞、瓜州榆林窟,共有552个石窟、历代壁画5万多平方米,其中,李云鹤亲手修复了近4000平方米的壁画,和500多个塑像。受损最严重的壁画,李云鹤一个人一天最多只能修复0.4平方米。“比0.4平方米多了,说明干活太粗糙,少了,就是磨磨蹭蹭。”他说。

三年后,这座濒临毁灭的唐代洞窟在李云鹤手中“起死回生”。“我做的工作可值了,壁画上的菩萨虽然不会说话,但天天对我笑眯眯的啊!”凝神对望,感动无言,李云鹤只希望抓住时间,多修一点……

于是连夜路都不敢走的他,

他只说了一句:我愿意。

如今李云鹤的徒弟遍布内地多个重点文物保护现场。他认为,只有不断追求更高的技术,才能在不伤害文物的前提下将其保护好。“在我身体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我还想做更大的工程”。

技术越做越精,思路越练越明。李云鹤在他的工匠道路上,不断求新求变。几十年中,他开拓出“空间平移”“整体揭取”“挂壁画”等众多国内首创的壁画修复技法。

在黑乎乎的洞窟里扫了3个月沙。

像在婚礼上宣读的誓词,他心甘情愿了60多年。

在戈壁沙漠的环境中工作了一辈子的李云鹤,早已习惯敦煌干燥的气候和莫高窟的生活状态。“闲下来反倒不舒服,在城里住着也不自由。”已退休20余年的李云鹤说,虽然敦煌研究院在甘肃兰州为他安排了住所,但他和老伴都不愿意离开这里。

220窟甬道壁画重叠,曾有人为看色彩鲜艳的晚唐五代壁画,故意将表层宋代壁画剥毁丢弃。“文物也是有生命的啊,它要是会说话,非去法院告你不可!”对破坏文物的行为,李云鹤总是气愤痛斥。他常常这样教导学生:“对文物工作要有感情,要爱护她,珍惜她,知道她的可贵,才能用心去保护她。”

太阳2 10

多年后他仍骄傲地说:我这辈子对文物没有三心二意。

受父亲影响,不仅李云鹤的儿子放弃绘画,跟着他学修复技术,他的孙子也在海外完成学业后回到敦煌,继承了祖辈的文物修复事业。

60多年来,李云鹤走访了全国11个省市,先后为国内26家文物单位进行一线修复和技术指导,修复过的壁画达4000余平方米。这位86岁的老人,直到“大国工匠”颁奖前一天,才从四川新津县观音寺5米多高的脚手架上撤下来。

▲图片来源:《甘肃新闻》

太阳2 11

匠心呵护遗产,一代代人接续奋斗。李云鹤的孙子李晓洋曾在澳洲留学五年,毕业后,李晓洋放弃了留在国外的机会,选择回到敦煌,回到爷爷身边。如今,已是他从事文物保护工作的第7个年头。

结束的时候常书鸿问他:

那时候的莫高窟长期无人看管,过路的人、放羊的人都可以随意到洞窟里躲风沙、住宿、生火,乱刻乱画。最初的文物保护就是拆除违规建筑,加装窟门和围墙。

(作者:李婕,系中共甘肃省委党的建设杂志社记者)

你愿意负责文物保护吗?

李云鹤摸索了一段时间,找到常书鸿说这活儿没法干,他要去学绘画和雕塑。常书鸿听了一哆嗦,以为这根好苗子受不了,要转行当美术家。

他只说了一句:

结果李云鹤说:要修总得知道是怎么画,怎么雕的。

我愿意。

听完后常书鸿松了口气。

【太阳2】85岁的他修复文物60年,从少年到顶级专家,用一生诉说守护!。像在婚礼上宣读的誓词,

当时,莫高窟生活艰苦,住的是马厩,睡的是土炕,没有自来水、没有电灯,更没有卫生设备。锦衣玉食满足不了,但画画高手多的是。常书鸿立马让他跟着美术组学。

他心甘情愿了60多年。

那待遇相当于武林八大派掌门一起教一个黄毛小子,是缘分,亦是造化。

多年后他仍骄傲地说:

我这辈子对文物没有三心二意。

在李云鹤加入敦煌研究院前,几乎没有专人对壁画和彩塑进行过修缮研究。稍微懂行的老师都去临摹壁画了。

太阳2 12

一个完全外行的高中生,从零开始修起了文物。

▲图片来源:中国新闻网微博

太阳2 13

那时候的莫高窟,

1957年,两位捷克专家来帮助修复壁画。

路人都能随意进。

然而对方根本不肯透露核心技术,用的材料都装在牙膏管里,想看配料?没门!

生火睡觉,墙上涂画,

李云鹤还是跟在后面,试图多看点,多学点。

是常有的事。

仅仅待了两天,捷克专家就离开了。因为他们要求盖一个二层小楼,每天可以洗澡。

李云鹤加入之前,

这个要求在当时简直就是天方夜谭,那里的人们喝水都要沉淀几天沙子。

甚至没人专门负责修复壁画和彩塑。

但李云鹤还是有收获的,他学会用十字铆固定壁画,用注射器代替毛笔修补,他改良的方法沿用至今。

他摸索了一段时间,

太阳2 14

找到常书鸿说这活儿没法干,

看着他技艺一天天提高,常院长估摸这小子可以了,1962年大手一挥,把161窟开给他。

他要去学绘画和雕塑。

这个晚唐洞窟开门的时候,风轻轻一吹,墙上的壁画碎屑像雪花一样洋洋洒洒地落下来,碎了满地。

太阳2 15

为了找到最合适的修复材料,他千里迢迢从北京买原料。没有实验仪器测试,就用土方法:连蒸带煮。

▲图片来源:《甘肃新闻》

没有实验室模拟不同环境,就自己把样品从室内移到室外,从山下送到山上,夏天看,冬天盯,白天黑夜做对比。

常书鸿听了一哆嗦,

李云鹤一天最多修复0.09平方米,耗时700多天,修复了60多平方米,161窟终于成为敦煌研究院首个自主修复洞窟,是“敦煌研究院壁画修复保护的起点”。

以为这根好苗子受不了,

太阳2 16

要转行当美术家。

太阳2 17

结果李云鹤说:

虽然这边拼命抢修,别的地方可不会等。

要修总得知道是怎么画,怎么雕的。

除尘,灌胶,回贴……上世纪60年代的一天,李云鹤和往常一样,正在161号洞窟修复严重起甲的壁画。

太阳2 18

忽然,洞窟外传来“哗——”的一阵巨响,130窟尘土飞扬——墙塌了。

▲图片来源:CCTV-4
《谢谢了,我的家》

拼死拼活每天修复零点几平米,一下就塌了3平方,修复师们心里除了痛就是恨。

听完后常院长松了口气,

洞窟文物价值不言而喻。更可怕的是,因为这一处壁画坍塌,旁边的壁画也岌岌可危,有些壁画已经离开墙体10多厘米。

锦衣玉食满足不了你,

洞窟修复刻不容缓,然而,由于130窟的窟形原因,普通的粘合剂效果并不好。

画画高手我多的是。

太阳2 19

立马让他跟着美术组学。

李云鹤提出打铆钉修复。他光测算、布点、论证就用了2年!嵌插300多个钢筋铆钎,如今这幅壁画仍安然无恙,已向游客开放多年。

那待遇相当于

武林八大派掌门一起教一个黄毛小子,

60多年来,李云鹤立足莫高窟,足迹跨越北京、新疆、青海、西藏等九个省市,故宫、布达拉宫等30多家兄弟单位的文物修复保护现场都留下了他清瘦坚毅的身影。

是缘分,亦是造化。

太阳2 20

太阳2 21

他是国内石窟整体异地搬迁复原成功的第一人。

▲图片来源:《甘肃新闻》

1975年,李云鹤创造性地对220窟甬道西夏壁画进行了整体剥取、搬迁,复原,并且把西夏壁画续接在唐代壁画的旁边,从而使两个历史时期的壁画展现在一个平面上,供学者研究、游人观看。

1957年捷克专家来帮助修复壁画。

太阳2 22

然而对方根本不教核心技术,

图文无关

用的材料都藏在牙膏管里,

他也是国内运用金属骨架修复保护壁画获得成功的第一人。

想看配料?没门!

1991年,李云鹤主持修复青海瞿昙殿壁画。剥取,切割,再精确调整平整度、精准拼对,最后完整地把壁画整体挂上金属骨架固定在墙体上,成功解决了既往文物保护中材料选择不当造成壁画卷曲的问题。

李云鹤还是跟在屁股后面,

太阳2 23

试图多看点,多学点。

图文无关

那段时光,

他更是国内原位整体揭取复原大面积壁画获得成功的第一人。

真的是我们被全世界欺辱的日子。

1994~1995年,主持青海塔尔寺弥勒殿壁画保护和大殿建筑修复。他采取壁画整体剥取、原位固定、砌好墙体后再平贴回去的高难度修复技法。

太阳2 24

完工后,寺院住持走进大殿时疑惑地说:“壁画没有修嘛……”李云鹤开心地笑了:
“我太喜欢您这句话了,这是对我们文物修复保护工作的最高褒奖!”

▲图片来源:敦煌石窟公共网

太阳2 25

专家只呆两天就跑了,

图文无关

因为他们要求盖一个二层小楼,

1998年他修复天梯山大佛,参考资料只有黑白远景照,用平面照片修复立体大佛,以前的经验技术全是摆设。最后他把照片放大到极限,按照片和大佛残存部分比例还原根据经验完成修复。

供他们洗澡。

太阳2 26

而当时我们喝水都要沉淀几天沙子。

图文无关

但李云鹤偷艺还是有收获的,

抛开特殊技术,即使是相同的规范化流程,不同的修复师也会给壁画带来不同的修复效果。

学会用十字铆固定壁画,

有的壁画虽然被修复过了,但还能从上面看到一个个针孔。而李云鹤修复过的壁画,几乎找不出什么孔洞。

用注射器代替毛笔修补,

他说:修复技术还在其次,最重要的是要对文物充满感情,不能把这些瑰宝当做死物。

他改良的方法沿用至今。

太阳2 27

1998年李云鹤退休后,敦煌研究院又返聘他继续从事文物修复工作。这次,他把更多的心思和精力放在了言传身教、培育新人上。

▲图片来源:中国新闻网微博

2015年以来,他常驻莫高窟的姊妹窟——榆林窟,主持修复第6窟24米高的大佛像。

看着他技艺一天天提高,

已经84岁高龄的他仍然坚持亲临一线,每天穿梭在20多米高的脚手架上,一边自己动手修复,一边指导年轻人工作。

常院长估摸这小子可以了,

“一切手工技艺,皆由口传心授。”李云鹤壁画修复的技艺在一批批学生手中得到了延续。

1962年大手一挥,

太阳2 28

把161窟开给他。

徒弟没少教,可被逐出师门的也不少。

这个晚唐洞窟开门的时候,

家宴上有徒弟说了句:有了这门手艺,这辈子吃饭不愁。

风轻轻一吹,

他勃然大怒,当场斥责:文物修复是一项崇高的事业,哪能当作赚钱的途径。

壁画跟蒲公英一样四散开来,

有个学生碰落一小块壁画皮,掉在指甲盖上随手弹了出去。被李云鹤看到,当场开除。

碎了满地。

他曾说皮肉破了可以再长,文物丢了就再也不会出现,他是把文物当作生命敬畏着。

太阳2 29

太阳2 30

▲图片来源:《甘肃新闻》

最小号的医用注射器、包裹绸布的棉球、专用的回贴木刀、洗耳球、除尘器……文物修复绝对称得上是最考验技术和耐心的工作之一,稍有不慎,一块凝结千年前祖先心血的文物就将彻底泯灭于历史尘埃中。

为了找到最合适的修复材料,

现在的敦煌研究院,修复一个洞窟最快要2年,所有洞窟修遍最少要100年。而事实上,一个大型洞窟的修复远不止2年,往往需要8年、10年,甚至更久。

他千里迢迢从北京买原料。

李云鹤自己也清楚,只是说:虽然永远修不完,永远也修不好,但只要身体吃得消,就一辈子修下去。

没有实验仪器测试,

太阳2 31

就用土方法:连蒸带煮。

1966年李云鹤加固敦煌佛像

没有实验室模拟不同环境,

太阳2 32

就自己把样品

有人说这种人傻,可就是这些“傻子”,守护着别人只会看两眼就走的地方。

从室内移到室外、从山下送到山上。

有人说这种人呆,可就是这群“呆子”,才让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留存至今。

夏天看,冬天盯,白天黑夜做对比,

何为匠人?

最终才得到第一批修复材料。

倾其一生,只为一事,方可称匠。

太阳2 33

升官发财,请往他处,勿进此门。

▲图片来源:中国新闻网微博

每一个为了信仰和理想拼尽全力的人,都值得尊敬。

他一天最多修复0.09平方米,

部分资料来源于网络

耗时700多天,

修复了60多平方米,

使161窟成为敦煌研究院

首个自主修复洞窟。

太阳2 34

太阳2 35

▲图片来源:CCTV-4
《谢谢了,我的家》

虽然这边拼命抢修,

别的地方可不会等。

那天他在窟里修复时,

外面传来一声巨响,

130窟尘土飞扬——墙塌了。

拼死拼活每天修复零点几平米,

一下就塌了2平方,

那时心里的除了痛就是恨。

太阳2 36

▲图片来源:敦煌石窟公共网

最后是李云鹤提出打铆钉修复。

他光测算、布点、论证就用了2年!

嵌插300多个钢筋铆钎,

如今这幅壁画仍安然无恙。

现在他也觉得墙上的铆钉很丑,

可那时都是先救命再说,

稍有犹豫连灰都剩不下。

太阳2 37

▲图片来源:《甘肃新闻》

如果说壁画修复的难度是闯阎王殿,

那塑像修复相当于跟阎王爷抢人。

不是用新材料重做缺失部分,

而是把掉落的碎片一点点粘回去。

新材料修得再好也是新的,

不是文物就没有价值。

太阳2 38

▲图片来源:《甘肃新闻》

现在的敦煌研究院,

修复一个洞窟最快要2年,

所有洞窟修遍最少要100年

李云鹤自己也清楚,只是说:

虽然永远修不完,永远也修不好,

但只要身体吃得消,就一辈子修下去。

太阳2 39

▲图片来源:中国新闻网微博

1975年他将一幅西夏壁画,

整体剥取、搬迁,

再复原续接到唐代壁画边上。

这是全国首例。

太阳2 40

▲图片来源:敦煌莫高窟网

1998年他修复天梯山大佛,

参考资料只有黑白远景照,

用平面照片修复立体大佛,

以前的经验技术全是摆设。

最后把照片放大到极限,

按照片和大佛残存部分比例还原

根据经验完成修复。

太阳2 41

**▲图片来源:《甘肃新闻》

2000年他将16窟和18窟整体搬迁!

两个洞窟:一个北魏、一个元代,

40平方米壁画和3尊塑像,

被他从南湖店搬迁,

在北区石窟群复原。

太阳2 42

▲图片来源:《甘肃新闻》

李云鹤退休后,

院长又以带徒弟的名义返聘。

徒弟没少教,

被逐出师门的也不少。

家宴上有徒弟说了句:

有了这门手艺,这辈子吃饭不愁。

他勃然大怒,当场斥责:

文物修复是一项崇高的事业,

哪能当作赚钱的途径。

太阳2 43

▲图片来源:CCTV-4
《谢谢了,我的家》

有个学生碰落一小块壁画皮,

掉在指甲盖上随手弹了出去。

被李云鹤看到,当场开除。

他曾说皮肉破了可以再长,

文物丢了就再也不会出现,

他是把文物当作生命敬畏着。

何为匠人?

倾其一生,只为一事,方可称匠。

升官发财,请往他处,勿进此门。

太阳2 44

▲图片来源:《甘肃新闻》

因为敦煌石窟背负多年骂名的王道士

其实也可称为匠人。

很多人对他破口大骂,

因为他做了这些事:

白银200两卖英国斯坦因,

古籍24箱;

白银350两卖日本吉川小一郎,

经书400余卷;

白银500两卖法国伯希和,

经卷6000卷。

太阳2 45

▲图片来源:敦煌莫高窟网

可是我希望你知道,

他身为道士,却一直守护着佛教圣地。

刚发现密室时,

他步行50里,赠经卷求乡绅庇护,无果;

上报县令,视为废纸,无果;

上报布政司,命就地封存,无后话;

报甘肃学政,要运费五千两,作罢;

冒死上书慈禧,无果。

太阳2 46

▲图片来源:《甘肃新闻》

斯坦因在《西域考古图记》中说:

王道士耗尽全部心血修复破败庙宇,

募捐所得尽用于修缮,

自己从未花费其中一分一银。

那些被买走的珍贵文物,

现在完好地保存在世界各大博物馆。

太阳2 47

▲图片来源:敦煌莫高窟网

敦煌文物的流失不是某个人的责任,

那是历史对整个中国开的残忍玩笑。

如今王道士的墓碑仍在敦煌,

希望你看到的时候,

能帮他理理杂草,道一声有劳。

敦煌悠悠千古事,

苦乐件件有谁知?

太阳2 48

▲图片来源:《甘肃新闻》

李云鹤和王道士,

都在用自己的方法守护着敦煌。

有人说这种人傻,

可就是这些“傻子”,

守护着别人只会看两眼就走的地方;

有人说这种人呆,

可就是这群“呆子”,

才让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留有证据。

太阳2 49

你可以不认同他们的理念,

但是!

请不要在他们前进的路上说风凉话!

不要对他们的努力指手画脚!

每一个为了信仰和理想拼尽全力的人,

都值得尊敬。

  • END –

(图片来自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

转载须知

转载时后台回复“转载”二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