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2】诉衷情·永夜抛人何处去

顾夐此词,以善作情语着称。近人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曾把此词作为“有专作情语而绝妙者”的显例之一,并且说:“此等词,求之古今人词中,曾不多见。”足见评价之高。

敛袖翠蛾攒,相逢尔许难!

夜久歌声怨咽,残月,菊冷露微微。

“争忍”句以下写心池又起新澜。“争忍”两句是第一个浪头,特点是思之不已,爱怨兼发。“叫我怎忍心不苦苦追寻啊?”这一句心灵独白,表明她怨中有爱,情丝难解。但稍加推究,闺门紧闭,室内一目了然,有何可寻?“寻”这一动作,正好显示她已陷于身难自主迷离恍惚的精神状态。等到她头脑稍为清醒,又得面对令人心碎的现实——孤衾独处,因而“怨”字又重上心头。“换我心”三句是第二个浪头,特点是情之所钟,忽发痴语。清王士禛《花草蒙拾》曾指出:“顾太尉‘换我心,为你心,始知相忆深’,自是透骨情语。徐山民‘妾心移得在君心,方知人恨深’全袭此。”徐山民句中之“移”字,倒也深得顾词“换”字之真谛。换心者,移心之谓也。主人公是多么希望把自己的一颗心移置在对方的心腔里,以取得对方对自己思念之深的理解埃就事论事,移心之说似属无理,而主人公发此痴想,却正好显示其爱之深,其情之真,此即所谓“无理而有情”。当然尽管如此,主人公的悲剧命运将是难以避免的。这一点,明汤显祖在《花间集》评本中曾一语道破:“若到换心田地,换与他也未必好。”但作品的思想倾向性却十分明朗,同情完全放在被折磨被损害的弱女子这一边,这也就从侧面鞭挞了薄悻之徒。

“争忍”句以下写心池又起新澜。“争忍”两句是第一个浪头,特点是思之不已,爱怨兼发。“叫我怎忍心不苦苦追寻啊?”这一句心灵独白,表明她怨中有爱,情丝难解。但稍加推究,闺门紧闭,室内一目了然,无物可寻。“寻”这一动作,正好显示她已陷于身难自主迷离恍惚的精神状态。等到她头脑稍为清醒,又得面对令人心碎的现实——孤衾独处,因而“怨”字又重上心头。“换我心”三句是第二个浪头,特点是情之所钟,忽发痴语。清王士禛《花草蒙拾》曾指出:“顾太尉‘换我心,为你心,始知相忆深’,自是透骨情语。徐山民‘妾心移得在君心,方知人恨深’全袭此。”徐山民句中之“移”字,倒也深得顾词“换”字之真谛。换心者,移心之谓也。主人公是多么希望把自己的一颗心移置在对方的心腔里,以取得对方对自己思念之深的理解啊。就事论事,移心之说似属无理,而主人公发此痴想,却正好显示其爱之深,其情之真,此即所谓“无理而有情”。当然尽管如此,主人公的悲剧命运将是难以避免的。这一点,明汤显祖在《花间集》评本中曾一语道破:“若到换心田地,换与他也未必好。”但作品的思想倾向性却十分明朗,同情完全放在被折磨被损害的弱女子这一边,这也就从侧面鞭挞了薄悻之徒。

顾夐,五代词人,字琼之。生卒年、籍贯不详。前蜀通正时,以小臣给事内庭,恰逢有秃鹙鸟飞翔于摩诃池上,他作词讽刺,几遭不测之祸。后擢茂州刺史。入后蜀又事高祖,累官至太尉。善填各种结构上迥然不同的词,词风绮丽却不浮靡,意象十分清新生动,情致极其悱恻缠绵,有些词作还化用口语,琅琅上口,增加了谐趣和可读性。顾夐实在是不可多得的词工巧匠,其填词之用语和手法都很值得研究借鉴。《花间集》收夐词五十五首,《全唐诗》同。所录各词尽是佳作。

泥人无语不抬头, 羞摩羞,羞摩羞。

赏析
这首词通过女主人公口语式的内心独白,揭示了作为一个闺中弱女子被负心人所折磨而带来的心灵创伤,表现了旧社会情爱悲剧的一个方面。主人公怨中有爱,爱怨兼发,心情复杂。作品在艺术构思与表现手法上甚见匠心,深得后代词评家的赞赏。

棹举,舟去,波光渺渺,不知何处?

曲砌蝶飞烟暖,春半,花发柳垂条。

这是一首单调小令。开头五句,奏的是感情音响的主旋律——怨。“永夜”两句,就悬想负心人行踪着笔。“长夜漫漫,负心人啊,你抛下我到哪里去了?”自问还复自答:“音信已绝,奈何!”着一“绝”字,点出薄悻者之寡信绝情。“香阁掩”三句,就闺中人己方情况着笔,从环境描写、时间推移这三个方面,写出了终宵坐候之难耐。这两笔归结到一点——对薄悻者之怨。

顾夐简介

岸花汀草共依依,雨微,鹧鸪相逐飞。

永夜抛人何处去?绝来音。香阁掩,眉敛,月将沉。争忍不相寻?怨孤衾。换我心,为你心,始知相忆深。

顾夐作品赏析

词风:绮丽却不浮靡

红笺写寄表情深, 吟摩吟,吟摩吟。

棹举,舟去,波光渺渺,不知何处?

这首词通过女主人公口语式的内心独白,揭示了作为一个闺中弱女子被负心人所折磨而带来的心灵创伤,表现了旧社会情爱悲剧的一个方面。主人公怨中有爱,爱怨兼发,心情复杂。作品在艺术构思与表现手法上甚见匠心,深得后代词评家的赞赏。

争忍不相寻?怨孤衾。

太阳2 1五代十国人物

所处时代:五代

岸花汀草共依依,雨微,鹧鸪相逐飞。

荷叶杯

教人魂梦逐杨花,绕天涯。

兰釭背帐月当楼, 愁摩愁,愁摩愁。

衰柳数声蝉,魂销似去年。

看看湿透缕金衣, 归摩归,归摩归。

记得那时相见,胆战,鬓乱四肢柔。

春尽小庭花落,寂寞,凭槛敛双眉。

怨孤衾。换我心,为你心,始知相忆深。

凭栏愁立双蛾细,柳影斜摇砌。

换我心,为你心,始知相忆深。

意象:清新生动

忍教成病忆佳期, 知摩知,知摩知。

香阁掩,眉敛,月将沉。

春尽小庭花落,寂寞,凭槛敛双眉。

手挪裙带独裴回, 来摩来,来摩来。

黄鹂娇啭泥芳妍,杏枝如画倚轻烟,锁窗前。

深闺春色劳思想,恨共春芜长。

看看湿透缕金衣, 归摩归,归摩归。

我忆君诗最苦,知否,字字尽关心。

枕倚小山屏,金铺向晚扃。

倚兰桡,独无聊,魂销,小炉香欲焦。

夜久歌声怨咽,残月,菊冷露微微。

漠漠秋云澹,红藕香侵槛。

魂梦如痴。金闺里,山枕上,始应知。

岸柳垂金线,雨晴莺百啭。

永夜抛人何处去?绝来音。

小炉烟细,虚阁帘垂。几多心事,暗地思惟。被娇娥牵役,

睡起横波慢,独望情何限!

香阁掩,眉敛,月将沉,争忍不相寻?

家住绿杨边,往来多少年。

歌发谁家筵上,寥亮,别恨正悠悠。

弱柳好花尽拆,晴陌,陌上少年郎。

家住绿杨边,往来多少年。

天涯离恨江声咽,啼猿切,此意向谁说?

虞美人

永夜抛人何处去?绝来音。

想昔年欢笑,恨今日分离。银釭背,铜漏永,阻佳期。

曲砌蝶飞烟暖,春半,花发柳垂条。

魂梦如痴。金闺里,山枕上,始应知。

想昔年欢笑,恨今日分离。银釭背,铜漏永,阻佳期。

满身兰麝扑人香, 狂摩狂,狂摩狂。

兰釭背帐月当楼, 愁摩愁,愁摩愁。

况周颐评为“五代艳词上驷也”。认为其特点是“工致丽密,时复清疏。以艳之神与骨为清,其艳乃益入神入骨。其体格如宋院画工笔折枝小?,非元人设色所及”(龙榆生《唐宋名家词选》引《餐樱庑词话》)。如〔荷叶杯〕第
9首:“一去又乖期信,春尽。满院长莓苔,手挼裙带独徘徊。来摩来,来摩来!”语言质直,写情传神入骨。又如〔诉衷情〕“永夜抛人何处去”写空闺旷怨,“换我心,为你心,始知相忆深”,王士禛称许为“自是透骨情语”。这类词已开宋代柳永一派,并对元人小曲影响较大。此外,如《醉公子》“岸柳重金线”,则被郑文焯评为“极古拙,亦极高淡,非五代不能有是词境”(《唐宋名家词选》引)。其事迹见《十国春秋》。

一去又乖期信,春尽,满院长莓苔。

黄鹂娇啭泥芳妍,杏枝如画倚轻烟,锁窗前。

绣鸳鸯帐暖,画孔雀屏欹。人悄悄,月明时。

红笺写寄表情深, 吟摩吟,吟摩吟。

顾夐作品评价

怨孤衾。换我心,为你心,始知相忆深。

香阁掩,眉敛,月将沉。

顾夐

香阁掩,眉敛,月将沉,争忍不相寻?

花如双脸柳如腰, 娇摩娇,娇摩娇。

顾夐作品列举

玉郎还是不还家。

太阳2,这是一首单调小令。开头五句,奏的是感情音响的主旋律——怨。“永夜”两句,就悬想负心人行踪着笔。“长夜漫漫,负心人啊,你抛下我到哪里去了?”自问还复自答:“音信已绝,奈何!”这一“绝”字,点出薄悻者之寡信绝情。“香阁掩”三句,就闺中人己方情况着笔,从环境描写、时间推移这三个方面,写出了终宵坐候之难耐。这两笔归结到一点——对薄悻者之怨。

作品对象:男女艳情

手挪裙带独裴回, 来摩来,来摩来。

“争忍”句以下写心池又起新澜。“争忍”两句是第一个浪头,特点是思之不已,爱怨兼发。“叫我怎忍心不苦苦追寻啊?”这一句心灵独白,表明她怨中有爱,情丝难解。但稍加推究,闺门紧闭,室内一目了然,有何可寻?“寻”这一动作,正好显示她已陷于身难自主迷离恍惚的精神状态。等到她头脑稍为清醒,又得面对令人心碎的现实——孤衾独处,因而“怨”字又重上心头。“换我心”三句是第二个浪头,特点是情之所钟,忽发痴语。换心者,移心之谓也。主人公是多么希望把自己的一颗心移置在对方的心腔里,以取得对方对自己思念之深的理解啊。就事论事,移心之说似属无理,而主人公发此痴想,却正好显示其爱之深,其情之真,此即所谓“无理而有情”。当然尽管如此,主人公的悲剧命运将是难以避免的。这一点,明汤显祖在《花间集》评本中曾一语道破:“若到换心田地,换与他也未必好。”但作品的思想倾向性却十分明朗,同情完全放在被折磨被损害的弱女子这一边,这也就从侧面鞭挞了薄悻之徒。

岸柳垂金线,雨晴莺百啭。

顾夐作品列举

诉衷情·永夜抛人何处去

诉衷情

漠漠秋云澹,红藕香侵槛。

顾夐,五代词人,字琼之。生卒年、籍贯不详。前蜀通正时,以小臣给事内庭,恰逢有秃鹙鸟飞翔于摩诃池上,他作词讽刺,几遭不测之祸。后擢茂州刺史。入后蜀又事高祖,累官至太尉。善填各种结构上迥然不同的词,词风绮丽却不浮靡,意象十分清新生动,情致极其悱恻缠绵,有些词作还化用口语,琅琅上口,增加了谐趣和可读性。顾夐实在是不可多得的词工巧匠,其填词之用语和手法都很值得研究借鉴。《花间集》收夐词五十五首,《全唐诗》同。所录各词尽是佳作。

小炉烟细,虚阁帘垂。几多心事,暗地思惟。被娇娥牵役,

敛袖翠蛾攒,相逢尔许难!

我忆君诗最苦,知否,字字尽关心。

这首词通过女主人公口语式的内心独白,揭示了作为一个闺中弱女子被负心人所折磨而带来的心灵创伤,表现了旧社会情爱悲剧的一个方面。主人公怨中有爱,爱怨兼发,心情复杂。作品在艺术构思与表现手法上甚见匠心,深得后代词评家的赞赏。

倚兰桡,独无聊,魂销,小炉香欲焦。

一去又乖期信,春尽,满院长莓苔。

深闺春色劳思想,恨共春芜长。

顾夐作品评价

泥人无语不抬头, 羞摩羞,羞摩羞。

醉公子 贰首

况周颐评为“五代艳词上驷也”。认为其特点是“工致丽密,时复清疏。以艳之神与骨为清,其艳乃益入神入骨。其体格如宋院画工笔折枝小?,非元人设色所及”。如〔荷叶杯〕第
9首:“一去又乖期信,春尽。满院长莓苔,手挼裙带独徘徊。来摩来,来摩来!”语言质直,写情传神入骨。又如〔诉衷情〕“永夜抛人何处去”写空闺旷怨,“换我心,为你心,始知相忆深”,王士禛称许为“自是透骨情语”。这类词已开宋代柳永一派,并对元人小曲影响较大。此外,如《醉公子》“岸柳重金线”,则被郑文焯评为“极古拙,亦极高淡,非五代不能有是词境”。其事迹见《十国春秋》。

永夜抛人何处去?绝来音。

歌发谁家筵上,寥亮,别恨正悠悠。

河传

满身兰麝扑人香, 狂摩狂,狂摩狂。

换我心,为你心,始知相忆深。

花如双脸柳如腰, 娇摩娇,娇摩娇。

五代十国人物

腰如细柳脸如莲, 怜摩怜,怜摩怜。

金鸭香浓鸳被,枕腻,小髻簇花钿。

凭栏愁立双蛾细,柳影斜摇砌。

这是一首单调小令。开头五句,奏的是感情音响的主旋律——怨。“永夜”两句,就悬想负心人行踪着笔。“长夜漫漫,负心人啊,你抛下我到哪里去了?”自问还复自答:“音信已绝,奈何!”这一“绝”字,点出薄悻者之寡信绝情。“香阁掩”三句,就闺中人己方情况着笔,从环境描写、表情描写、时间推移(斜月将落、长夜将尽)这三个方面,写出了终宵坐候之难耐。这两笔归结到一点——对薄悻者之怨。

“争忍”句以下写心池又起新澜。“争忍”两句是第一个浪头,特点是思之不已,爱怨兼发。“叫我怎忍心不苦苦追寻啊?”这一句心灵独白,表明她怨中有爱,情丝难解。但稍加推究,闺门紧闭,室内一目了然,有何可寻?“寻”这一动作,正好显示她已陷于身难自主迷离恍惚的精神状态。等到她头脑稍为清醒,又得面对令人心碎的现实——孤衾独处,因而“怨”字又重上心头。“换我心”三句是第二个浪头,特点是情之所钟,忽发痴语。换心者,移心之谓也。主人公是多么希望把自己的一颗心移置在对方的心腔里,以取得对方对自己思念之深的理解啊。就事论事,移心之说似属无理,而主人公发此痴想,却正好显示其爱之深,其情之真,此即所谓“无理而有情”。当然尽管如此,主人公的悲剧命运将是难以避免的。这一点,明汤显祖在《花间集》评本中曾一语道破:“若到换心田地,换与他也未必好。”但作品的思想倾向性却十分明朗,同情完全放在被折磨被损害的弱女子这一边,这也就从侧面鞭挞了薄悻之徒。

顾夐作品赏析

马嘶芳草远,高楼帘半卷。

以上内容由整理发布,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金鸭香浓鸳被,枕腻,小髻簇花钿。

枕倚小山屏,金铺向晚扃。

诉衷情·永夜抛人何处去

马嘶芳草远,高楼帘半卷。

本名:顾夐

绣鸳鸯帐暖,画孔雀屏欹。人悄悄,月明时。

教人魂梦逐杨花,绕天涯。

腰如细柳脸如莲, 怜摩怜,怜摩怜。

衰柳数声蝉,魂销似去年。

忍教成病忆佳期, 知摩知,知摩知。

弱柳好花尽拆,晴陌,陌上少年郎。

(历史

天涯离恨江声咽,啼猿切,此意向谁说?

睡起横波慢,独望情何限!

字号:字琼之

永夜抛人何处去?绝来音。

记得那时相见,胆战,鬓乱四肢柔。

相关文章